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文豪野犬/芥敦】日常小甜饼②

注意事项看上篇☆

目前就这么多2333

←上篇入口☆



》醉酒之后


中岛敦喝醉了,直接原因是侦探社的聚餐,但罪魁祸首怎么看都是那个叫太宰治的无良前辈。


芥川龙之介接到太宰治的电话的时候一秒get到真相,对面那人还欢脱的喊着“你家敦敦喝多了哟快来接回家”,芥川就已经反手关上了门,对面安静了几秒,芥川“嗯”了一声挂了电话,他并不是很想和明显喝多了的太宰治聊天。


到了侦探社的时候果不其然已经群魔乱舞,与谢野晶子一脚踩在凳子上举着啤酒嘲笑一帮男性渣渣同事,国木田在他的笔记本上奋笔疾书……也不知道明天他还看不看得懂。


暂时看起来还挺清醒的太宰治伸手一指……指向了窗户。


芥川:“……”


他在沙发上看到缩成一团安静睡了的中岛敦,迈过一地狼藉,他弯下腰伸手拍了拍中岛敦,那人“唔”了一声,睁眼不甚清醒的看了他一眼,嘟嘟哝哝的喊了句,“芥川。”


芥川在酒味里皱了皱眉头,又拍了拍他,耐着性子说,“回家。”


他把半迷蒙状态下的中岛敦扶起来,看样子这位喝了酒还挺安生的,扛回家就好了。


结果回家的路上中岛敦自己扑到了河边桥上的栏杆上,芥川愣了一秒,刚想去把人拽起来,就见那人突然一回头,紫金色的眼睛里映着夜晚亮闪闪的霓虹灯,笑盈盈的喊他,“龙之介。”


“……”芥川呆了呆。


他俩原本的称呼在在一起了之后也没有变,因为似乎有点矫情了,他们也不是很在意这些。


“嘁。”芥川伸手蹭了蹭鼻子,走过去把中岛敦扒到自己肩膀上,怎么连这种事都是被这只人虎抢先了?他看着那映着灯光波光粼粼的湖面想。


#第二天中岛敦被芥川的一句“敦”吓得以为世界末日#




》晚安吻


又是一次任务,中岛敦打开家门就迫不及待的把自己摔在了沙发上,像他这种近战人员就是容易体力透支,就算是总被芥川嘲讽精力过剩的他都扛不住。


芥川保持着一贯的破事多风格,坚定的十分嫌弃的把中岛敦赶去洗澡。


明明你自己都不爱洗澡管我干嘛,中岛敦心想。


五分钟过后,在芥川有点拿不准自己是不是该看看那只人虎是不是睡死在浴室的时候,中岛敦穿着家居服,头上搭着块毛巾走了出来,这次换了个方向,仰面栽到了床上,毛巾掉在一旁,一头湿漉漉的白毛支棱着,人已经要睡着了。


芥川颇为无语的躺在了床上另一边,大概半分钟后坐了起来,俯身,在中岛敦额头上亲了一下。


吓得半梦半醒的中岛敦一瞬间睁大了眼,就算半年前他都没法想象自己和芥川和平相处的样子,就算这半年他们关系突飞猛进到了在一起……这动作对他们而言也太过温情了,三天两头拆房子打架才是他们的常态。


中岛敦转着困到一团浆糊的脑子思考着……思考……他好像记得这个礼拜太宰先生有哀嚎过“情人节要到了还没有美女陪我殉情——”


……不会吧……中岛敦闭上了眼睛,沉入了梦乡。




》刷碗


刷碗这个事吧,不算什么大事,反正中岛敦其实真的不介意负责这个工作的。


经历了这么多中岛敦依旧是个挺热爱生活的人,一天天的看起来特别有活力,一头白毛在阳光下晃的明灿灿的,简直刺眼。


吃过饭中岛敦一边日常和芥川拌嘴,一边站起来收拾碗筷,下一刻有只苍白的手先他一步端走了碗,中岛敦抬头看向芥川,大概是无意识的歪了歪头,“?”


这人看着一脸无辜的歪头,旁边有个小问号飘出来一般,人畜无害的很,真跟他虎化打架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他看着芥川往厨房走,有点懵,“你洗啊?”


芥川龙之介回头扫了他一眼,又扭回头走进了厨房,没说话,敦感觉自己……似乎被嘲讽了。


但他也是个闲不下来的人,拿抹布擦完桌子,又呆了两秒,最后还是忍不住不放心的去厨房看了一眼,然后没憋住,笑出了声,“噗。


芥川龙之介这人一般表情挺缺乏,但看到他一脸严肃的和一池子泡沫做斗争……中岛敦还是想笑。


稳定的水流一点点冲掉泡沫,芥川扫了一眼厨房门口那笑的开心的白毛,抬手……甩了中岛敦一脸水。


“芥川你多大了哈哈哈!”中岛敦抹了把脸上的水,冲他扑了过来。


还能不能好好洗碗了?





》在已经在一起的情况下补告白


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是怎么在一起的,这大概算是继“太宰治前一个职业是什么的”下一个侦探社未解之谜,毕竟作为当事人之一的中岛敦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事让人猜都无从下手。


在被太宰治爆出“我们社员里又多了一个脱团的叛徒”,经历了一帮前辈的八卦洗礼,手忙脚乱的阻止了要给芥川打电话的太宰治之后,中岛敦身心俱疲的走出了侦探社大门。


今天的横滨依旧和平,中岛敦放慢了脚步往家走,说起来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呢,好像也没什么特定的事件发生,就是简简单单的搭伙过了个日子。


听起来多么的生活气,再往前倒几年的孤儿院的中岛敦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资格。


太宰治说:“连告白都没有吗,失望,告白可是个很重要的仪式啊。”


……那对他来说还真是日常的仪式呢。


打开家门的时候扑面而来的是茶泡饭的味道,看样子今天芥川没什么事要处理,回来的挺早。


中岛敦记了这么多年的最幸福的味道,还是他在孤儿院厨房偷吃的那碗茶泡饭。


从厨房出来的芥川就看到中岛敦站在玄关,他皱了下眉,“傻站着干嘛?”


“感觉今天特别喜欢你。”中岛敦突然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


芥川……芥川没把手里装了茶泡饭的碗摔了,他默默转身把碗放在餐桌上,“嗯”了一声。


中岛敦眼尖的看到芥川通红的耳尖,笑着走向餐桌。


他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脸,烫的。




》吃醋·校园paro


今天的芥川……有点黏人。


不自觉用了“黏人”这个词形容芥川的中岛敦自己颤抖了一下,感觉世界有点玄幻。


但是今天的芥川真的不太正常,一上午已经找理由过来找了他两趟了,他们两个的班可是一个楼头一个楼尾的距离。


这会儿打了中午下课铃,中岛敦一出班门就看见那人靠在有窗户的那边墙上,明明他俩吃饭搭伙一向是在食堂固定的位置找人,今天这到底怎么了?


天大概要下红雨了,中岛敦看着和他并排走着的芥川,最终还是在开始吃饭的时候问了一句,“发生了什么?”


芥川抬头,带着他一贯的面无表情,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吃饭去了,中岛敦感觉到了谜一般的糟心感。


其实要说发生了什么,也不过是芥川不小心撞到了低他们一届的学妹给敦告白而已,中岛敦当然没答应。


但这人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多招人,芥川撇了下嘴,用余光看见对面那人一副欲言……又不知道说啥的表情,感觉有点想笑。


中岛敦特无语的看着芥川,你到底能不能解释下发生了什么啊?


然后那人就从对面夹了块鱼丢进了他盘子里,芥川抬头对他说,“吃饭。”


不正常的到底是谁啊?!中岛敦真的有心炸一下,最后还是乖乖吃饭去了。


管他呢,反正人是我的,芥川龙之介这么想着,又夹了块土豆丢过去。





评论(5)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