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P5/主明】Retracement

·我想吃糖啊,糖糖qwq


·生快to药效!媳妇生快嘻嘻嘻 @Yoxic_ 


 ·大概OOC,不知道自己在写啥系列

如果可以接受——GO↓

————————————————

明智吾郎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再一次睁开眼。


更没想到的是,他在睁开眼的第一时间会看见眼前的这个人。


明智有点怀疑自己在做梦,开口的时候嗓子干涩的发痒,他咳了两声,声音略嘶哑的开口,“你救了我……?”


一贯沉默寡言的怪盗团团长没有戴着他平常用来装乖学生的眼镜,嘴角冲着他勾起来,比以往笑的更挑衅,“我们会赢的。”


说到底这个人有没有好好听他的问话,明智颇为无语的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一杯水,坚决不承认那挑衅感是他主观臆断出来的——说到底他一直看来栖晓不顺眼,接近也是别有目的的,所以问题又绕了回去,来栖晓到底是为什么救了他?


就算怪盗团团长格外悲天悯人助人为乐,明智也不相信他的那些伙伴们会就这么接受救他回来。


明智喝了半杯水润了润嗓子,面上露出个苦笑,那副无奈的王子模样大概要叫不少小姑娘尖叫,可惜说出来的话听起来让人背后发凉:“你就不能让我好好死一死吗?”


来栖晓看着他没说话,但是明智自己从他那极黑的眸子里理解了他的意思,或者说他自以为理解了——“我这么简单的死掉也确实太便宜我了。”


那位怪盗团团长兼他前不久的死对头的眼睛里依旧是波澜不惊,面上却皱了皱眉头。


——虽然在现在的明智看来,他那一贯的波澜不惊全都是老谋深算。


然后他就感觉到了发顶上温热的触感。


……来栖晓,居然,摸他的头。


碍于重伤未愈无法暴起的明智眼睛一横瞪向那人,来栖晓才不怕他那点眼刀,屈指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别瞎想,睡吧。”


再次沉入梦乡前明智迷迷糊糊的想,这种哄孩子的语气到底是什么鬼,还有这个人还记不记得他们之前还是敌人。


*


最早知道怪盗团的时候,明智看着那些人心里是不屑的,他觉得这些人自诩的正义并没有什么价值。


又一次在车站与来栖晓“偶遇”之后的明智转头便变了脸色,脸上那友善的笑意瞬间不见。


拯救别人什么的恶心死了。


自己的价值当然要自己亲手附加。


……


肩上被人拍了一下,沉浸在自己思维中的明智一惊,脚步几乎有点踉跄的转回身,差点比出拿枪的手势。


他转头看到来栖晓,那人眼睛被黑框眼睛和厚厚的刘海掩盖,几乎黑的不见光,问他:“脸色很难看啊,不舒服吗?”


来栖晓居然追了他几步。


“没事没事,”明智冲他笑笑,“最近活动太多了,落下的作业有点多。”


他在心里对怪盗团团长冷笑,倒是他的电车先一步到站,没有让他的伪装坚持不下去。


其实那个时候他就该察觉到的——


那双眼睛,明明是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


明智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是勒布朗的老板给他送的饭,那位大叔看看他的脸色,叹了口气,“他们去狮童那儿了。”


……为什么要跟我解释。


“是晓要我告诉你的,他说这是你的委托。”勒布朗的老板摇摇头,没有再多说,下了阁楼去照顾他的咖啡店了。


留下明智一个人坐在来栖晓的床上对着眼前一盘咖喱发呆。


事到如今他不得不反思他之前的做法究竟是不是出了错,又究竟是从哪里开始出的问题,毕竟现在输掉的是他。


如果是来栖晓的话……明智转动着有些头疼的脑袋想,如果是来栖晓的话,大概从一开始就不在意会不会输。他想这大概就是他俩最根本的分歧所在,毕竟来栖晓又不用像他一样来证明自己的“有用”。


他一个人对着那盘咖喱闷笑出声,几秒后收了笑,面无表情的开始吃咖喱饭。


就算让明智回忆,他也无法太过具体的回忆起他小时候的那段时光,那段他过的最惨淡最迷茫的时光似乎蒙着一层迷雾,又或者是他自身的保护机制所致,总之那段时间对他而言已经变成了影影绰绰的轮廓。


似乎人生下来就是分了三六九等的,有些人可以待在幸福美满的家庭享受一家人的宠爱,有些人却只能从童年开始遭受苦难,而明智,不太凑巧的处于两者中间。他不太需要担心活不下去,却又找不到容身之处,刚好是那个无甚作用的平衡点。


于是他在那泥泞中冷漠的看着人世,自己找到方法站起来,而有朝一日被人一下子毁掉了他这么多年建起来的幻影。


在狮童宫殿中的那堵墙升起来的时候,他在机械的轰隆隆声和怪盗团众人的惊呼声中仿佛听到了什么倒塌的声音,潮水般散去。


出乎意料的是他几乎没有愤怒,他只是感觉茫然,似乎又回到了最初。


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找不到为之努力的事物……真是没用啊。


明智把装咖喱的空盘放在一旁,感到自己脸颊上终究是划过滴眼泪,滴进大概是来栖晓的被子里,连水痕都没留下。


*


晚饭是来栖晓送上来的,明智又一次闻到了咖喱的味道,本能先于理智的用无奈的眼神看了端着盘子的怪盗团团长,来栖晓身上居然穿着件粉红色的围巾,冲他晃了晃手里的盘子,“我做的。”


于是明智也就没什么怨言的接受了,毕竟他觉得自己也没有有怨言的立场。


然而他最终还是没憋住,忍不住跟穿着围裙坐在阁楼上的沙发上的来栖晓说,“我觉得老板做的比较好吃。”


来栖晓颇为无所谓的耸耸肩。


“……你们毁掉狮童的宫殿了?”沉默三秒,明智终究还是提到了这个话题,他看见怪盗团团长点了点头。


大概只剩下等狮童改过自新了,明智把空盘子放好,颇有点茫然的问来栖晓,“那你希望我做什么?赎罪吗?”


其实要是想让他赎罪,不也就是一个死吗,明智想,死也是个不错的解脱,把他那黑暗可悲的一切剖开见世,在阳光下扭曲的死去。


“重新开始吧。”来栖晓突然这么说到,丝毫没有考虑眼前这个伤员的内心活动。


“什——”明智猝不及防的呆了下。


他懵了至少有半分钟,来栖晓在旁边以一个不怎么端正的坐姿摊在沙发上看着他,看的明智相当莫名其妙,心说你这就不讲道理了,你说重置就重置啊,又不是电脑可以重启,游戏可以读档,我过的人生就是这么有病你也拯救不了的。


他自己这么想着倒是自己先笑出来了,那边来栖晓眨眨眼问他,“怎么了?”


……你说这人还问我怎么了,好气啊,明智没憋住笑了出来,感觉自己笑的自己肋骨疼。


那位怪盗团团长换了个坐姿,右腿叠到左腿上,语气带着七八分的正经,“我认真的。”


明智看着来栖晓一本正经的脸,过了很久才回答,“……不可能的。”


当那些经历过的事情成为梦蜃,便再也无法消去。


来栖晓突然站起来向明智走来,在他伸手的时候明智下意识的后仰了一下,可惜在床上的伤员活动幅度有限,怪盗团团长依旧达成了他的目的,伸手摸了摸明智的头。


来栖晓似乎是叹了口气,“总要试试的。”


就算是梦蜃,也会有人带你出去的。


“……”明智颇为无语的心想,这位可能是摸他头摸上瘾了。


*


可黑暗哪有那么容易消散。


被梦里宫殿坍塌意识体们的尖叫惊醒的明智睁开眼,依旧是勒布朗的阁楼,来栖晓睡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白天游荡出去的Mona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了来栖晓肚子上,一人一猫睡得正熟。


明智坐起来,看着不远处这位在人们眼里应该是“负罪自杀”的,之前赌命赌的一个不好就真的要丢了命的怪盗团团长,他好像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睡得相当舒坦,长腿蜷在沙发上,也不知道明天腿会不会麻。


还有Mona真的不沉吗……?


其实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来栖晓要救他回来,跟他相处了一段时间的明智并没觉得来栖晓是什么圣父,毕竟是他背叛算计在先,怎么被对待他都不觉得意外。


是他步步为营别有目的的接近人家,寻找着一击击溃的方法,被打败了也只是他技不如人。


所以他大概这么多年还是没什么长进,依旧是个没什么用的人。


但是来栖晓的态度就很让他疑惑了,一点让他赎罪的意思都没有,看起来反倒是想让他渡过这个时期,重新开始——总不能真的被认为是同伴了吧。


怎么可能,明智苦笑,重新躺下翻了个身压紧了被子,他倒是想重新开始,社会能给他这个机会吗?


然后他又做了一个梦,梦里那些黑暗向他挤压过来,他整个人喘不上气,耳边有谁在说什么,潮水般打在他的耳膜上。


“……我就是这么没用啊。”明智在意识的窒息中没有力气捂住耳朵,只好苦笑着自嘲道。


他睁开眼就看见肩上趴着Mona的来栖晓,带着眼镜款的。


“……”来栖晓看他半晌开口说:“你说梦话了。”


……这就很尴尬了,他都梦到点什么来着。


Mona倒是直接无视空气里的尴尬,一甩尾巴就开口吐槽,“所以我真不懂你脑内有用没用的界限。”


你一只猫大概也不用懂,明智笑着摇摇头,面前的怪盗团团长抬手糊了怪盗团吉祥物一脸,下楼端早饭去了。


明智看着那人下楼去的背影,忍不住想,然后呢,等狮童自白了一切,怪盗团又会怎么样呢。


*


知道异世界破坏的时候明智还在勒布朗,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好像他去世人间坦白异世界和废人化的一切也没有人会相信,结果直接导致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


来栖晓没有开口,勒布朗的老板也没有开口,仿佛他就是一直住在这里一般。


明智吾郎难得的觉得自己闲的有点长毛,干脆开始在勒布朗里帮忙,被店长说比来栖晓干活利索多了。


当然他侦探王子的名号也早就毁了,早已淹没在舆论浪潮中,但是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原本就是拿来骗人的表像,也如泡沫消散在大海里,泛不起波澜。


他只是茫然,真的能重新开始吗,怎么重新开始呢。


他手上沾了那么多看不见洗不掉的血。


那年平安夜,马上要进少管所的来栖晓还特意跑来跟他说了句,“你要是有想做的事情可以离开这里,当然你要是愿意先待在这里也可以。”


这大概是明智吾郎认识来栖晓以来听过的他说的最长的一句话,明智看了看来栖晓,突然问他,“值得吗?”


其实哪有这么多的值不值得,有没有用,每个人活在世上都有自己的标杆,都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明智吾郎的前十几年一直在努力证明自己的价值,如今终于释然了一些东西,他在等到来栖晓回答之前先笑了笑,感慨到,“我要是早点遇到你就好了。”


于是来栖晓也冲他笑了笑,“大概还是值的。”


*


来栖晓被释放回来的时候明智还是在勒布朗,前怪盗团团长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看的明智几乎有点发毛,然后他又抢在明智开口前问道,“你准备以后怎么过?”


穿着来栖晓那件粉红色围裙,刚从阁楼下了半截台阶的明智低头颇为无语的看着前怪盗团团长,然后毫不犹豫的耸耸肩表示了自己的茫然,他心说你看你自作主张救了我回来,那你干脆给我指条明路算了,他问来栖晓,“怪盗团没了,你准备怎么办?”


“嗯……先回家吧。”来栖晓说。


要是来栖晓不提起来,明智几乎都忘了这里不是这个人的家乡,毕竟这人几乎快要把涉谷搞成他自己的主场了。


前怪盗团团长看见明智歪了歪头问他,“你老家在哪?”


“……嗯?”


“是你让我重新开始的啊。”明智冲他笑了笑,嘴角弯起的弧度不负他曾经的王子称号。


他看见来栖晓抬头冲他伸出了只手,嘴角挂着个微笑道,“那就来吧?”


Fin.

 

 

很短,不知道自己瞎写了点什么,老是觉得如果明智活着他俩相处模式大概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那种【……】毕竟相互理解很深w

忍不住想写糖,这大概又不是个糖……唉。

就想着明智就算没有死他的世界也是坍塌了的,大概是平静茫然状,怎么开始以后,这个样子。

啊啊啊波特和明智都好好啊你们快回老家结婚啊【不是

写的好像没啥cp向,别介意我打个tag【X

 

最后还是媳妇生日快乐啦啾咪❤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