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惊悚乐园/叹封】甘于常味[日常段子集]

·全是糖

·拿砍了的稿子卖安利!!!还有人要买我们的本子吗!!!!冷圈良心本!!!!【你TM


————————

>>帮对方整衣领


王叹之紧张兮兮地给封不觉又理了一遍衣领。


封不觉稍微低头任他动作,忍不住开了腔:“是我去跟出版社签约吧,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他身上这套西装是王叹之拽他去买的,封不觉表示自己不懂这些“正常人”,为什么签个合同还要穿这么正式?啊,衬衣扣子系到最上面,感觉快要憋死了。


封不觉有心想犯病,去床上滚一圈表演一条缺氧的鱼,但看看自家发小的面色……算了吧,一会儿面前这高富帅真能上手给他熨衣服,他怕自己被女生们手撕了。


一边帮封不觉整衣领,王叹之一边还替他紧张着,看得封不觉感觉好累。


这时手里捏着衣领的王叹之突然想起,封不觉好像也是帮他整过衣领的。


那是高考的那天早晨,已经决定不上大学的封不觉站在王叹之旁边打着哈欠,让人十分怀疑这人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在看小说。王叹之扭头想说点什么,封不觉拍拍他:“包大人回来了。”


包青带着他们三个的准考证回来了:“说什么呢?小叹你加油考啊,别紧张。”


封不觉的成绩,一向是不需要他们说的。这人考成什么样,得看他有没有好好做题,还有写作文的时候有没有犯中二病。


刚想说点什么的王叹之读条又被封不觉打断了,他伸手给人整了整校服领子,然后表情很无辜地看着当机在原地的王叹之。


“愣啥呢?”封不觉把他叫回神,“该走了吧。”


“嗯。”王叹之笑笑,然后……又伸手整了整他的领子。


封不觉:“……”


>>投喂


封不觉偶尔会怀疑,王叹之在拿他当猫养。


他的日常确实是清汤挂面,王叹之偶尔拎着外卖过来给他加个餐,他也就没什么心理压力地接受了。但最近这人好像没完没了了,有钱就是任性啊,天天外卖也不嫌腻?


在他“委婉”地表示了你快走别再带饭来了之后,王叹之就改买菜了,美名其曰来蹭饭,封不觉做饭时中二病变本加厉地发作都没赶走他。


为什么说是当猫养呢,就是那种当大爷供着,还忍不住要逗一逗再挨一爪子的感觉。


“不是,”封不觉一脸正经地举着筷子,把面前的菜往王叹之那边推了推,“小叹你就说你要干什么吧,你这样让我觉得你图谋不轨啊。”


图谋……你啊。王叹之特无辜地看他,在心里想。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封不觉给他下了个定义。


想奸,我能告诉你吗?王叹之微笑:“觉哥你太瘦了,怕你营养不良。”


封不觉感觉自己真他喵的想拿筷子砸自己这发小的头。


王叹之走之前,封不觉突然叫住了他,然后他猝不及防地被封不觉亲了一口。


“……”王叹之大脑死机。


封不觉虚着眼问道:“行了吧?”


“……啥?”王叹之还没把理智重启回来。


“我替你说了行了吧。”封不觉眼神瞟着天花板,“看着你真着急。”


王叹之……王叹之觉得自己明天不用再来觉哥家报到了,他今天不想走了。


>>已经在一起的情况下补告白


面对眼前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发小,包青真心有点后悔刚才自己多嘴了一句“你和封不觉怎么在一起的,有人告白吗?”


王叹之陷入深思,然后下定了决心——去告个白?


包青打断他的沉吟,表情有些微妙的扭曲:“小叹,你答应我个事。”


“嗯?”


“别买玫瑰。”包青在心里补上一句,也千万别让封不觉知道这事儿是他问的。他已经可以想象封不觉虚着眼跟他说,你是不是韩剧看多了。


去他喵的韩剧,好奇害死猫,古人诚不欺我。


再后来,包青看到封不觉手上的戒指还是会感到胃疼,封不觉这人向来不按常理出牌,古人诚不欺我。


古人?他们古科长是也。


套路是这个样子的。


王叹之犹犹豫豫地开口:“觉哥。”


封不觉扫了他一眼,把左手递到他面前。


“……那啥……”


“行了,知道你要说啥,咱们跳过言情戏直接下一步成不?”封不觉那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总之,还是算,告了白的吧?


包青大大,深藏功与名。


>>醉酒之后


王叹之在同学聚会上喝多了。


封不觉把人塞进副驾驶座,关上车门时看到小叹睁着晶亮的眼睛看着他。


封不觉:……


他俩去参加同学聚会的一贯风格,是封不觉周围一个真空带,再加上不远处各种被人劝酒的好脾气的王叹之同学。小叹这次真的是喝了不少,不过反正有觉哥把他带回家,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其实在过去少有的几次喝醉的经历里,王叹之展现了良好的酒品,不怎么闹腾,乖乖听话换睡衣睡觉。


但是以封不觉的人品,怎么可能会碰到这么正常的状况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喝的品种太多,啤酒白酒轮番上,总之今天的王叹之走出餐厅的前一秒还挺正常,后一秒就把自己挂到了封不觉身上,死活不松手。


就好像现在,封不觉坐进驾驶座,就被抱住了。


不是,这怎么回家?封不觉很难得地叹了口气。


人生总是有各种无奈的,比如王叹之开始絮絮叨叨一遍又一遍地叫“觉哥”,比如封不觉并不是很想跟一个醉鬼对话。但他还是稍微偏了个头——他俩距离太近,扭头都怕磕到:“怎么了?”


“觉哥觉哥。”


“……嗯?”


“……”


封不觉真他喵想叹气,王叹之同学你既然不知道说什么,就先放开我,咱先回家成吗?


然后他就被王叹之给啃了,带着酒味的吻。


……看来这位今天是坚决不想让他俩回家了。


>>热


封不觉这个人,忍耐力很强,热的时候也一声不吭的那种。宅出来的白,配上三伏天的太阳和日常半死不活的表情……见过快要化掉的黏答答的雪糕吗?就是那种样子。


也幸亏这人懒得出门。王叹之拎着袋菜,从开了空调的车里钻出来的时候想,啊,好热。


从小区门口到封不觉楼下的几步路,王叹之医生都感觉自己快要化在半路上了,酷暑天,真不是人呆的。


封不觉给他开门的那一瞬间,冷气顺着毛孔往里钻。王叹之打了个寒颤:“觉哥你开的多少度?”


“二十六度啊。”封不觉半睁着死鱼眼看他。


王叹之信他才有鬼,谁家空调二十六度能冷成冰箱冷藏室效果的……他上前一把抓住封不觉的右手,真够冰的。


“你别告诉我你来了个‘人体在空调最低温度下的反应’实验啊?”王叹之叹了口气。


“……”封不觉死鱼眼,“小叹同学,能先放开我吗,都是汗。”


嗯,王叹之抱住了眼前的封大冰块。


人体暖炉get。


>>相视一笑


大部分时候,假如封不觉突然冲他笑,大概就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不是被坑胜似被坑的那种。


当然,更经常是连笑都没有的情况下,毫无征兆地来一下。比如上次在兔子那里打装备的时候,明明是把拿装备的机会给了他,被封不觉搞得像坑人得逞一样。


王叹之已经习惯了,没办法,多少年了都。


《惊悚乐园》的惊悚,仿佛是拿来形容封不觉的。


王叹之仔细想了想,他和觉哥好像还是有相视一笑的情况发生的……比如包青的婚礼,被拉去当伴郎的他俩被化妆师扑了粉,王叹之看着觉哥的死鱼眼,不小心笑了。然后他俩对视,一起笑了出来。


事后王叹之想了想,觉哥那天全程很正常,一直没作妖,真的是给足了包青面子。


嗯,然后他们的基友之夜就少了个电灯泡,可喜可贺。


把自己埋进靠垫堆里的封不觉扭头看他,王叹之愣了下,冲他笑了笑。封不觉……挑了下嘴角。


他转过头,努力把自己嘴角的那点弧度压了下去。啧,傻笑也是会传染的?


阿萨斯路过客厅,“喵”了一声,鄙夷地扫了一眼封不觉,愚蠢的人类。


>>感冒


王叹之上一次见到封不觉感冒大概是高中时期了,这人上着语文课,放空着死鱼眼,打了个喷嚏。王叹之瞥了他一眼,把手边课桌上的纸抽推了过去。封不觉看起来一副想拒绝的样子,大概是觉得擤鼻涕有辱自己的英明形象,最后又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王叹之看着觉哥心不甘情不愿地扯了张纸抽,在心里吐了个槽,之前是谁说笨蛋才会感冒的?


当然他没有说出口。就算说出来,大概封不觉还能冲他微笑着来句“笨蛋体质比较好”。觉哥的下限,海底针啊。


那次封不觉的感冒还意外的严重,到最后还发起了烧。王叹之快要把这个感冒梗玩了七八年了,毕竟真的难得见到封不觉乖乖喝药缩在被子里的样子。


封不觉抱着笔记本打了个喷嚏,王叹之下意识地抬头看他。觉哥放开鼠标比了个stop的手势,抢了个话头:“咱们换个梗玩。”


“……安大小姐骂你了?”王叹之从善如流。


封不觉死鱼眼:“这不也是老梗了吗?”


“嗯……”王叹之放下手机,一本正经道,“那你放心生病,有我呢。”


封不觉觉得今天的小叹可能喝了假酒。说什么呢,他当然知道啊。


>>情话


“‘没有了你我就不完整了’,侦探对猫说道……”


“停停停。”王叹之打断封不觉咏叹调般的朗读,“觉哥你的小说走向好像不太对。”


烂泥一般摊在沙发上的封不觉语气听起来快要断气了,他拖着长音回答:“啊——不好吗——?”


“我怎么听着你这是要走爱情线?”


“不行吗?”封不觉依旧有气无力的。


“你不觉得这个对象不太对吗?”王叹之冷静地问道。


“那——不一定啊。”封不觉从咸鱼摊的姿势弹了起来,突然加快了语速,“万一猫突然变成个美女呢?”


王叹之略有些惊悚地看了一眼封不觉,觉得不久之后自己可能就要看到安大小姐手撕觉哥的惨剧了。


封不觉一本正经地说道:“没什么不可能的,你看这本小说一开始不就说过,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嘛。”


结果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封不觉挺愉快地把王叹之噎了回去,低头把自己刚刚打的那一段删掉了。


“但是我没有了你就真的不完整了。”王叹之突然说道,封不觉抬头就看见他那帅气的发小加男朋友把脸埋在手里,耳朵红透了。


嘿,长进了不少嘛。封不觉在心里说道。


>>刷碗


其实封不觉刷碗还是比较正常的,比他做饭的时候正常,也就是把十八摸当BGM的程度吧。


……嗯,挺正常的。


王叹之坐在餐桌边玩手机,听着厨房里的歌声……封不觉今天居然放弃了十八摸,换了康定情歌。怎么着,这是脑补了一出碗和碗之间的爱情故事?不过,说不定是碗和锅呢……


王叹之支着桌子,叹了口气,下次他绝对要先去洗碗,不然……诶我去觉哥又切歌了。


“嘿咻嘿嘿嘿咻嘿~管他山高水也深~”


行了,这大概是洗完了碗往柜子里放了。


真不是王叹之不想发挥男友力去洗碗,但他是真的阻止不了封不觉洗个碗都嗨到飞起,抢了这个活仿佛就是剥夺了封不觉的某种乐趣一样。


这么有精力不如干点别的?比如赶个稿什么的。


这项工作在后来王叹之搬过来住,封不觉有次刷着碗冲他唱起套马的汉子之后,还是被王叹之接手了。


不好意思,腰疼。


>>牵手


“……老实说,这个debuff有什么用吗?”封不觉面色平静,晃了晃他和王叹之牵在一起的手。


刚刚他又一次因为自己的人品触发了什么东西,直接导致了疯不觉和枉叹之牵手半小时的效果。不是,惊悚乐园这系统是不是越来越不能要了?伍迪你们是不是要上天?


离他最近不小心被牵连的王叹之,在他旁边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状态栏。


“我觉得它原本还有尴尬效果的,可惜遇上了团长你。”古小灵跟在他们身后一本正经地吐槽。


王叹之看看他们的手,抬头,然后封不觉开口道:“就算换个人来,牵自己男朋友的手也不会尴尬吧?”


不会,但会害羞,觉哥你快看看小叹。


在后面看戏状态的若雨突然开口:“小心。”


几乎是在若雨出声的同时,封不觉和王叹之同时向右蹿了两步。他们之前站的那块地面突然碎裂开,一块块掉进底下深不见底的黑色里。几个人换了跑步在墙上行进,封不觉突然来了兴趣:“下去看看?”


“……你寻死别带上小叹好吗?”


他们这可不是You jump,I jump。是You jump,I must jump……虽然即使没这debuff王叹之估计也得跟着跳。


“觉哥。”王叹之开口,封不觉从墙面上一步踏出,岚步浮空。王叹之顺着他的力道扭了个身,左手袖剑弹出,跟什么东西相击,发出“锵”的一声。


封不觉的扑克蹭着王叹之的肩膀飞过去补刀。


他们看着一只巨大的蜈蚣尸体从黑暗中掉出来,最后落进了地面裂开之后露出的黑色深渊里。


所以他们为什么敢把看起来会行动不便的两人放到队伍前方,心有wifi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debuff……大概只剩下撒狗粮的作用了。


>>吃醋


封不觉觉得王叹之吃醋吃得特别不讲道理,他不就是路遇了一个女性粉丝,被激动地要了签名和合影吗?


话说能这么喜欢看他书的姑娘,大概也不是什么画风正常的姑娘。


封不觉伸手拽了拽王叹之垂在身旁的手,他俩明明是出来下了个馆子再无聊地散步回家,怎么这都能摊上事儿?


不是,这有什么可生气的?封不觉看着闷头走路的小叹,往前迈了一步,一把抓住他的手:“这酸味有点大。”


王叹之平常也不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啊?


“她抱你。”王叹之冒了一句。


那我这不是,没反应过来,就被抱了吗?封不觉想,抱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我还是你男朋友啊。


下一刻,借着路灯的光,封不觉看清了那双有些泛红的眼睛,心里咯噔一下。吃醋吃到把第二人格放了出来,小叹你能了啊。


王叹之冲他笑了笑,封不觉……稍微有点怂,毕竟小叹这个里人格他大概打不过的。


然后他就被壁咚了,还好这是条小路,暂时没人经过……那也是暂时啊,封不觉在计算他把王叹之打晕拖回家的可行性,结果王叹之突然一低头,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真的是咬,封不觉能感到出血了。


怎么这玩意儿黑了还咬人呢?


王叹之嘟囔了句“你是我的”,然后就靠在他肩上晕过去了。


行,有本事你别再醒过来,封不觉想。


。没了。

本子不是我这种傻白甜风格的大家醒醒啊啊啊【等等


评论(4)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