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fgo/周迦】来日方长

·学员周X教练迦,现代设定OOC注意!!!!

·作者脑子有坑大家慎入……是作者科二没过的怨念没错

·原本是媳妇的梗,但好像我把角色设定给逆了……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媳妇七夕快乐^q^【X】顺带祈愿小太阳【

 @Yoxic_ 

 

“所以你究竟是为什么来当驾校教练了?”坐在驾驶座的人语调平稳的开口问道。

副驾驶坐着的教练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明明是面无表情,却偏偏让人看出了一种相当糟心的感觉。

教练颇为无奈的敲了敲手边的车门,反问了一句,“所以你科二是为什么没过?”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这位学员目不斜视一脸认真的盯着面前驾校训练场的路,语调平稳的很。

皮肤和发色都相当苍白的教练伸出一只手推了下方向盘,“左打死。”

阿周那相当听话的照做,同时左脚送了点离合,白色的教练车平稳的过了个直角弯,他终于把目不斜视的视线分了点给身边的人,应该说是真的没想到,他这位大学时期的宿敌居然会在干一份……这么不符合他人设的工作。

应该说迦尔纳性格所致,他注定会很耐心的给每个学员好好讲解,不会为了一些小错误发半点脾气,更不像某些脾气暴躁的教练会对自己的学员不耐烦的大吼大叫。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脾气好到天怒人怨的人,在沉默了几秒后用一种无甚感情的语调对他说,“我干什么好像不关你的事。”

他的学员干脆扭过头跟他那无机质一般的湛蓝眸子对视,脚下离合没紧刹车没踩看也不看前路的顺利的过了一个S弯,车身刚好在两边白线中间,颇为标准的通过。

迦尔纳似乎是板了板语气,指了指身后的S弯,“我觉得我有理由认为你是故意不考过的。”

阿周那哼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为什么?”迦尔纳似乎真的是不理解他行为的意义,明明这个人过来把他该刷完的课时都一次次跑来郊区的练车场刷完了,平常的表现就像个老司机一般的毫无问题,那科二的挂科只能是他自己选择的了。

就算曾经是宿敌,还有点那么说不清道不明两人心照不宣不愿意提的关系,阿周那这也显得过于纠结了,和他原来的行为不具有一致性。

迦尔纳有些糟心的看着就是不愿意告诉他理由的自家学员,“说起来大学你不是开过车吗?”

印象里他似乎真的是见过阿周那开过他那位中二病朋友外形颇为像大黄蜂的亮黄色的跑车的,说起来就按吉尔伽美什那性格,无证驾驶好像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可这种事情不该发生在阿周那身上啊,迦尔纳偏着头皱眉心想。

“当时喝多了。”阿周那的回答颇为淡然,反倒让他的教练无言以对,这时候再去告他无证驾驶似乎是为时已晚了,而且他也不是那种人。

迦尔纳沉默的看着阿周那游刃有余的拐了弯又一次了倒库的位置,感觉他这个教练实在是有点多余,其实他工资是按天拿的,有个这么让人省心的学员也是挺不错的。

虽然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人到底是钱多的烧的还是时间多的烧的,这么卡在科二究竟有什么用。

迦尔纳一看就是半点没把可能导致这结果的原因往自己身上扯,阿周那瞥了一眼他,迦尔纳抱臂坐在副驾驶上,毫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发呆,半点目光没分给他。

今天太阳不错,日光给整个人都偏向苍白的迦尔纳镀了层金边,他就突然想起他们还在迦勒底大学的时候,他们那不靠谱的学生会长咕哒子拿了他们的两份方案让众人投票,那人当时也是半点目光没分给他,颇为淡然的看着会议室最前方的白色黑板,哪怕黑板下面讲台旁边就是扔下方案就甩手不干了正跟玛修耍赖的咕哒子。

阿周那看着那人静静的走到讲台上在“阿周那”底下的正字上又加了一划,感觉自己更气闷了。

其实也没啥可气闷的,迦尔纳又不是无视他,只是对他一直就是这么个态度就是了。

迦尔纳对他一直是这种不在意的态度,就算他们几乎是日常敌对动不动就怼到一起,成了大部分人眼中互相看着不顺眼的态度,但是阿周那知道不是的,迦尔纳本人对他似乎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情绪,说什么宿敌,似乎都是他一腔情愿。

说起那什么不为人所知的关系,也只是在他们大一的时候,阿周那那优雅知性的母亲颤抖着对他说出的一个事实——迦尔纳是他同母异父的哥哥。

他记不起那个时候自己的表情是不是他十九年以来最惊异的一次,但是他记得那时候迦尔纳依然保持着他日常的淡然,然后对着刚刚相认的亲生母亲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并且看起来非常自然的跟他站在一起,表达了这些年他过得很好并且还答应了一定跟自己的弟弟好好在大学相处。

……才怪呢。

阿周那这么想着,一边把车停到路边,突然开口问到,“你之后还有课时吗?”

“啊……没有了。”迦尔纳下意识的回答。

“那去一起去吃饭吧。”阿周那说。

他看见迦尔纳难得的露出了有点疑惑不解的眼神,大概是觉得不知道他有什么发出邀约的原因。

反倒是阿周那挺愉快的笑了起来,也许迦尔纳把他们的关系撇的很清楚,毕业工作之后没什么过多纠缠的必要,但是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呢?

迦尔纳沉默了几秒之后问,“……和母亲?”

“我是单独约你的啊,”阿周那对他微笑道,“不过顺带把你带回家母亲应该挺开心的。”

迦尔纳看起来更疑惑了,愣愣的坐在座位上,阿周那几乎解读出了点无措。

于是阿周那拍拍身边的人,“教练,走吧?”

“……”迦尔纳看了他几秒,要不是他的眼神过于平淡阿周那几乎都要脑补出“你他妈在逗我”的含义,最终那在阳光中白的几乎刺眼的人轻轻的“嗯”了一声。

……来日方长啊,迦尔纳。

阿周那绕去副驾驶先迦尔纳一步替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的时候想。

Fin.


评论(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