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凹凸/瑞金】有关复习周[一个日常无意义段子]

·好久没动笔复健【不存在的

·无意义日常甜饼,短

——————————

金一路上踩着学校路边没融化干净的残雪,脚底下传出细微的嘎吱声,一边带着自己一贯的笑脸不停的跟格瑞叨叨,后者带着张日常的冷淡脸,称得上有耐心的听着他无边无际的瞎扯。


临近熄灯的学校的路上几乎没有了行人,路灯映照下的夜晚带着让人昏昏欲睡的昏暗色彩,金和格瑞的宿舍不在一个宿舍区,十字路口他左转格瑞右转,道过别之后金左拐走了两步之后突然放缓了步子。


好像……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金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格瑞高瘦的背影逐渐隐没在夜色中。


盯着那个背影看了三秒的时候金突然大喊了一声格瑞,那人转头看他,夜色中也看不清他脸上有没有什么表情波动,但是金就是看懂了那人传达过来的询问意味。


反正这个被人评价第六感格外好用的活泼的大一学生没给自己留下什么反应的时间,他一边转身往回来时的路上狂奔一边留下句“忘了拿书包!”


冲出五米的时候金忍不住笑出了声,跑起来的步子愈发的欢快,他没顾上扭头往后看,但他就是知道格瑞在后面跟着他。


其实这个点回去十有八九是拿不到自己的书包了,金想,刚刚他们大概是最后走出店的客人。


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跑了起来,冬天冷冽的空气钻进肺里,倒叫他心里涌上了欢畅的感觉。


格瑞看着前面自己那个发小没心没肺的跑的越来越快,在心底里叹了口气,他倒是真不会干出这个时间在空旷的学校里喊话的事来,只好跟着加快了步子。


回到他们晚上消磨时间的咖啡厅的时候那家店果然已经打烊锁门了,金扶着旁边的墙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般忍不住笑,扭回头看到在他后面跟过来的格瑞的时候又正经装出一副委委屈屈的表情来,“锁门了……”


金做出一副要是有尾巴耳朵肯定已经耷拉下来的表情,格瑞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一边回想了一下金的背包里装了些什么……好像是用来做样子让自己的良心别那么痛的高数书和练习册。


格瑞抱臂看着金,表示自己不吃这一套,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当然也知道这个人在某种意义上称得上没心没肺,跟他依然关系这么好倒是让一众人感到意外。


果然金下一刻就扬起了标志性的笑脸,“我明天再来拿吧!赶紧回去睡觉啦!”


格瑞保持着脸上的波澜不惊,心底里叹了口气。


于是他们又一次折了回去,刚刚跑起来的时候没感觉,现在倒是感觉出刚才他们干的事情实在是有点傻了,半路上格瑞突然冒出一句,“抱歉。”


“啊?”金有点意外的半侧过头扬起脸看他,不太明白格瑞干嘛要道歉。


“……”格瑞扭头看了他一眼又把视线转了回去,“我也忘了。”


虽然格瑞嘴上一直说着金麻烦,日常生活上倒是口嫌体正直的照顾金照顾的像个老妈子,这个事实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还时不时有人拖出来玩,但格瑞本人秉持着人设不崩的态度一本正经的老妈子。


谁能想到一向心细的格瑞有朝一日会翻车到跟金一起忘掉东西、甚至一起犯傻大晚上的在学校的路上疯跑呢。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格瑞你。”


金愣了一下,然后突然爆发出了笑声,在空荡的路上格外的明显。


格瑞凉飕飕的扫了自家发小一眼,后者立马闭嘴。


回到宿舍的时候金摊到了自己床上,同宿舍的紫堂幻有点担心的戳了戳他,金一脸生无可恋的回答,“书包忘在咖啡厅了。”


紫堂幻心想格瑞也忘掉了是有点少见,但是书包又不是拿不回来,于是他下意识的问了句,“里面装了啥?”


“高数。”


“……啊?”


“我待高数如初恋。”金眯眼笑了起来,他套路不了格瑞还可以套路下紫堂,可以说这熊孩子玩的还挺开心的。


紫堂挺无奈的笑了笑,扶了把眼镜,“那你初恋很大众情人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金比了个biubiu的手势给他,在床上翻了个身把脸埋进了自己的棉被里。


他想着自己明天还要爬起来去拿书包,咖啡厅估计开门不会很早,又想明天要跟人家说什么——昨晚把书包忘在这里了?


他突然就很想把那个书包的“书”字去掉,大学生了嘛……


……金又翻了个身,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傻,注意的地方相当奇怪。


紫堂看着他突然对着天花板笑起来,又突然坐起来抄起手机敲字,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金永远是能让自己过的很开心的。


-格瑞明天陪我去拿包吧!


-好。


-拿了包一起去图书馆吧,再不补高数真的要死了QAQ


-……好。


他们互相道了晚安,金摊在床上闭上眼睛,瞬间把高数什么的书包什么的抛到了脑后。


谁知道明天又会变成怎么样的日常呢。


Fin.

----

傻到忘了拿包的是我X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