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全职/双叶】镜子魔法[一发完]

·和夜尧的傻白甜短【中?】篇联文集,都是叶受cp,有单cp也有all叶,请关注“all叶傻白甜联文的不归路”(ง •̀_•́)ง

·脑洞清奇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ok?

go↓



叶秋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是在他十三岁生日那天。

叶家小少爷穿着西装衬衣背带裤和棕色的小皮鞋站在自己房间的大穿衣镜前,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衣领子,却突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好像做了个打招呼的动作,叶秋揉了揉脸,镜子里的自己微笑着看着他,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脸,确认自己没有在笑。

“小秋,还没好吗?”妈妈在外面敲门,叶秋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往外走,扭头看见镜子里的那个人站在原地冲他挥了挥手。

整场生日会叶秋乖乖的被父母带着甜甜的叫着叔叔阿姨,内心抓心挠肝的想回房探个究竟

于是在不到十二点的时候被管家送回来的本应睡着的叶秋穿着睡衣从床上爬了起来,跳下自己的大床光脚踩在木地板上。

他跑到镜子前面,试探性的叫了一声,“你好?”

过了一会儿,叶秋差点都要认为自己犯的什么傻,准备回床上的时候,镜子里的人动了。

“哟,生日快乐啊,”跟他穿着一样的睡衣长着同样的脸的人扭头不知道看了看哪里,“哦,还来得及啊。”

叶秋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挂钟,果然还没到十二点。

“呃,谢谢,不过请问你是谁?”叶秋很有礼貌的道了谢才问。

“我叫叶修,”镜子里的叶修笑,“应该算是你哥哥吧。”

“诶?”叶秋吓了一跳,自己怎么突然冒出来个哥哥。

然后叶秋在和叶修的交流里发现叶修那边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世界,只不过那边的叶秋是叶修罢了。

“那为什么你是哥哥?”叶秋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因为我发现的早啊。”叶修笑。

“喂!”

“哈哈哈反正你都答应了,笨蛋弟弟。”

“谁答应了!”

……

“晚安!管家上楼了。”聊着聊着,叶修突然冒出一句,然后迅速的跑出了镜子的范围,叶秋坐在镜子前看着叶修消失在镜子里然后镜子又恢复了原本的功能。

两边的世界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叶·小少爷·秋“刷”的站起来跑回了自己床上。

但是没有人上楼,叶秋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迷迷糊糊的想,两边的世界还是不一样的嘛,嗯,一定是因为叶修太不省心了。

第二天叶秋醒过来的时候盯着纯白的天花板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脑洞特别大的梦,他对着镜子试探性的喊了一句,“叶修?”

半分钟之后他叹了口气,果然是个梦吧。

“嗯?”一个声音在他要转身的时候出现,顶着跟他一样的一张脸的叶修打着哈欠出现在镜子里,眼睛底下带着不容忽视的青黑,“你叫我?”

“……”叶秋无语了两秒,“你这是干啥了,一晚上没睡?”

“嗯,熬夜打游戏。”

叶秋扭头看了一眼自己房间里的电脑,比起自己,镜子对面的那位才叫充分利用啊,怪不得管家要半夜上来看叶修有没有睡觉。

“别想了,”叶修懒洋洋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这不是个梦。”

嗯,不是个梦啊。


叶修胳膊肘支着课桌,手撑着头,动作让人觉得摇摇欲坠的下一秒就要一头栽在桌子上。

事实上过了一会儿他真的“咚”的一声磕到了桌子,揉着脸爬起来的时候遭到了认真听课的同桌无声的谴责。

叶修摊了个手表示抱歉,同桌又把目光移回了黑板,叶修看着他那认真听课的姿势总觉得有种既视感,然后他突然“噗”的笑了出来,他说他觉得像谁呢,叶秋绝对是以这种状态听课的吧。

“叶修!起来回答问题!”

在数学老师召唤下摇摇晃晃站起来的叶修,瞄了一眼黑板上的几何题,开始解答。

另一边的叶秋确实是在认真听课,手下的练习本上是工工整整的解答,数学老师在黑板上不吝啬口水的讲题,讲到下一道大题的时候拎了一个上课睡觉的学生起来回答,叶秋莫名的想起了叶修,在他那边的话被叫起来的一定就是他了吧。被叫起来的同学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老师把他赶去了教室后边罚站。

叶修完全不知道在另一边的叶秋已经幻想着他被罚站了,答完问题坐下之后趴回了课桌上。

当然后来叶秋知道叶修成绩比他还好那么一丢丢的时候只能愤然摔笔。

“叶秋——叶秋——叶——秋——”

认真写作业的叶秋“啪”的放下手里的笔,扭过身子对着镜子咆哮,“叶修你够了没?!”

“没电脑我要死啦…”叶修本来就懒洋洋的嗓音显得愈发的蔫。

“那还不是怪你熬夜打游戏被发现?!”叶秋残忍的指出了事实。

“呜……”

没错,叶修赖以为生的电脑被叶妈妈收走了,叶秋一开始还表示喜闻乐见,后来崩溃的发现,为什么受伤的会是他,每天镜子里传出叶修骚扰他的声音真是够了。他要写作业啊。

“叶秋QAQ”

叶秋面无表情的无视掉说话声调里似乎飘起了颜文字的家伙,拿起水笔。

“数学作业有什么好写的啦,叶——秋——”

叶秋在心里和他手里的笔同时发出了一声哀嚎,神呐,谁来救救我。

“……我去网吧玩好了。”

诶,诶诶?!

“走咯,你慢慢写作业吧。”

“叶修?!”

镜子对面没有了回应,看来叶修是早就预谋好的,叶秋盯着那面镜子,突然有点泄气——他和叶修的轨道,似乎已经背向而行了。


叶修曾经难得认真的跟叶秋说,他的梦想就是去当游戏的职业选手,叶秋表示爸妈肯定不同意,前者耸耸肩说,我知道啊,叶秋没有接话,他心里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终于有那么一天,已经十七岁的叶秋半夜被叶修叫醒,叶修穿着一身T恤牛仔裤,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对着穿着睡衣睡眼惺忪的叶秋笑着说,“我要走了。”

叶秋不好的预感成真了。

他简直像是做了一个长达四年的梦,叶修和他那边的世界彻底从他这里消失了,可是叶秋总是半夜醒过来看着镜子,总觉得里面会传出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写作业的时候房间里只有自己笔尖的沙沙声,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最凸显存在的是叶秋电脑桌面上的一个游戏图标,那是叶修心血来潮教他打游戏的时候留下的,可惜叶秋好像真的没什么游戏天赋。

至少这次考试肯定能超过叶修了,叶秋一边拿出物理书一边苦笑着想。

叶秋终于愤然点开那游戏,点了卸载。

时间一长叶秋都要怀疑有关叶修的记忆是不是自己的幻想,抑或是自己人格分裂了,但是他十八岁那天凌晨,被一个很久没听到却又非常熟悉的声音从床上叫了起来。

“叶秋,生日快乐。”

他在镜子里看到了消瘦了一点的叶修和那边叶修房间里没有动过的摆设,微笑着回应,“生日快乐。”

突然叶秋就有一种心落实了的感觉,啊啊,叶修就是真实存在的啊。

叶修说自己是回来偷户口本办身份证的,叶秋愣了两秒,“你要去打正规联赛了?”

“是啊,和我一个很好的朋友一起,”叶修笑的很开心,“是一个叫荣耀的游戏。”

叶修无意识的话唠了起来,有关苏沐秋苏沐橙兄妹,有关荣耀,有关一叶之秋,叶秋微笑着想,叶修看起来真的很喜欢那个游戏,说不定这样的生活才更适合叶修。

“……啊,差不多该走了,”叶修看了一眼挂钟,“这次走了就不一定什么时候再回来啦,那叶秋,再见了。”

“…再见,”叶秋挤出一个笑,“祝你成功。”

“诶多大人了别哭啊,”对面叶修好像有点惊讶,“我会回来的。”

“……嗯。”

叶修又一次消失在了叶秋的世界里,叶秋下载了那个叫做荣耀的游戏,建了一个叫做一叶之秋的账号,意料之中的系统没有显示重名,一级的空号站在新手村。

叶秋捏紧了手里的鼠标,在另一个世界里,一叶之秋的名字必定是响彻整个荣耀,但在他手里,大概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账号了。

一叶之秋在世界屏刷了一句话,“叶修,我等你回来。”

坐在屏幕前的叶秋轻声说,“叶修,我等你回来。”


叶秋,男,事业有成的中国好青年,现年二十八岁,QQ签名常年一句混蛋哥哥快回家,虽无数次的被逼去相亲,却至今未娶。

某天早上突然接到自家妈妈电话,“你哥这么多年终于回来一次,你还不赶紧过来?”

“啥?”叶秋大脑差点死机。

“你哥哥回来了!”

“……”叶秋愣了两秒,确定自己没听错,“我马上回去!”

叶修微笑着看着连衣领都没整理好的叶秋冲进家门,后者笔直的冲过来拽住他,叶修眨了眨眼睛,“嘘”了一声,“一个有关镜子的小魔法而已…”他没来得及说完,叶秋猛的抱住了他,叶修愣了一下,也抬起手回抱。

“混蛋哥哥…”

“我回家啦。”

fin.

————
道个歉,本来应该昨天更的,但是昨天各种事堆在一起没顾上,果咩【虽然估计没人看??
顺带夜尧同学她回老家了请假三天。

评论

热度(33)

  1. 莫汎一叶悠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