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全职/黄叶】铭刻时光[上]

·和夜尧的傻白甜短【中?】篇联文集,都是叶受cp,有单cp也有all叶,请关注“all叶傻白甜联文的不归路”(ง •̀_•́)ง

·架空校园paro

·傻白甜

·乐叶黄损友向,黄叶only

一、

要说黄少天和叶修什么时候在一起的,还真没几个人知道,后来张佳乐无数次的为当年他和黄少天闹腾的时候还冲叶修喊过“老叶你居然帮黄少天!”而感到深深的后悔,叶修对此表示,“呵呵,不愧是张二乐,你看看人家文州。”

张佳乐怒吼,“靠靠靠!那能比吗?!”

我们把话题绕回前面那个,要说他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大概是中考前一个来月的时候,叶修第一次从放满了书的桌斗里翻出了块儿德芙,鉴于五月份的天气,叶修看着那块化成了泥的德芙默默无语,同桌张佳乐凑过来,“欸老叶你脑子抽了?大热天的带什么巧克力,你打算这么吃?”

“……我脑子没抽。”叶修把那块德芙塞进了书包,意味不明的解释了一句。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你脑子没抽?那谁脑子抽了?会有妹子送你巧克力吗哈哈哈老叶你别逗我。”

叶修懒洋洋的翻开本小说,把语文练习册压在上面,嗯,确实不是妹子送的,“我可啥都没说呢,乐乐你自己想太多。”

发现确实是自己脑补过度的张佳乐无聊的一头栽进书堆里补觉。

什么?你问那块巧克力?虽然叶修嫌弃了它无数次但还是把它扔在家里的冰箱里,把已经看不出原来形状的它吃掉了。

后来每天叶修桌子上都会多出五花八门的东西,饼干啊饮料啊薯片啊,终于有一天叶修隔着两排扔了个纸条正中黄少天后脑勺,“你买的东西太多我吃不了”

被扔回来的纸条上加了一句“没事,慢慢吃”

叶修看着黄少天难得简洁的句子和回过头来笑的灿烂的黄少天无语问苍天,于是后来黄少天的桌斗里也会时不时的冒出些吃的,有时候叶修拿纸条或者小包的零食扔给黄少天的时候张佳乐总会掺一脚,蹭完吃的美名其曰说要帮叶修扔给黄少天,真实目的是要爆黄少天的头,叶修也懒得管随张佳乐去了,于是某天英语课纸条精准的砸中了黄少天的头,然后,东窗事发了,叶修在一旁看着两个人从扔纸团互喷垃圾话演变成了互扔粉笔头,默默抽出张用完的草稿纸折成盒子把扔到他这边的粉笔头丢进去。

下课的时候他把那半盒子粉笔头给了黄少天,张佳乐看着黄少天扑到叶修肩上然后叶修平静的给了黄少天的肚子一个肘击,一拍桌子站起来,“老叶你这叫咨敌!谁是你同桌啊!”

“呵呵,中国好同桌。”叶修意味不明的笑着走回自己座位。

然后粉笔头事件平静的落幕,在当天值日生对他们竖起的中指作为背景下。

二、

叶修生日的时候楼土豪掏钱给买了个蛋糕,黄少天他们几个一人端着一盘奶油在教室里上蹿下跳,叶修安静的切了一块蛋糕放在没人注意的窗台上,端着蛋糕目睹一切的喻文州笑的如沐春风,叶修回头看了喻文州一眼,然后一步闪到一边躲过了孙翔糊过来的奶油,下一秒被追着孙翔冲过来的唐昊糊了一脸。

叶修:“……”

喻文州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下一秒连喻文州都笑不出来了,因为年级主任正站在班门口。

叶修他们去洗完脸上身上的奶油,看着剩下的半个蛋糕,决定去送几块给老师们,于是他们get到了一位微笑着接过蛋糕并且和蔼的问了一句“谁过生日啊”的年级主任。

回去之后刚坐到座位上,黄少天就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扑到叶修肩上,笑的特别开心,“欸老叶你居然还记得给我留块蛋糕!难得这么有良心啊你!你怎么知道我还没顾上吃就赶着去擦奶油了……”

叶修听着趴在自己身上的黄少天叨叨叨叨的声音,愣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已经被他遗忘的窗台,上面那块蛋糕果然不见了,他看了一眼冲着他微笑的喻文州,抬手把黄少天从自己肩上扒下来,一脸嫌弃,“我说你身上的奶油弄干净了吗,别往我身上蹭。”

“哎靠靠靠靠靠靠靠叶修你!”黄少天怒,“我去!组长你说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我就往你身上蹭怎样啦!?有本事打我哦???”

莫名中了一枪的喻文州但笑不语,微笑着看着叶修和黄少天在叶修的座位上闹腾,啊,有活力真好。

张佳乐却突然难得深沉了一次,“老叶你生日都过了,那就离毕业不远了啊。”

叶修回忆了一下楼道拐角那儿忘不了赞助的中考倒计时牌,似乎已经变成二十多天了,“嗯,是不远了啊,不过你该想一下暑假就可以浪了。”

搁平常张佳乐肯定会配合的回答我终于可以远离你们这群人了,但今天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趴在桌子上伤感着,隔了一排的喻文州回头,“不过现在先要考虑中考和升学吧……虽然要毕业也确实很伤感就是了。”

连喻文州都伤感起来了,叶修想这气氛太低沉要不要扯两句垃圾话的时候就听见一直没说话装了半天深沉的黄少天突然爆发了,“哎我去你们几个现在伤感个什么劲啊!还有二十来天呢!现在就虚了你们还行不行行不行啊?!说好的一起考最好的学校呢!又不会分开太远以后还可以一块儿玩耍不是吗不是吗!”

“准确说还有二十三天,算上今天。”张新杰扶了扶眼镜。

“只有三个星期了啊。”肖时钦苦笑。

“现在不该想这些有的没的,学习吧!”韩文清开口。

李轩勾着吴羽策的肩膀叨叨着阿策我们一起考去哪哪哪吧,后者难得的没有嫌弃的推开他。

……

叶修伸手拍了拍张佳乐,“行了乐乐别伤感了,不哭站哔啊,那边那个话唠你别叨叨了,只是个中考而已,不会让我们分开的,是吧乐乐。”

恢复了正常的张佳乐一秒捂住了脸,“嘶——老叶你怎么这么酸。”

黄少天看着带着点笑意看着他的叶修,看着他那乌黑的,仿佛沉淀着碎银的眼睛,咧嘴笑了,一如平常的阳光开朗,“是啊。”

——你在害怕什么

——不会分开的

三、

中考在考完最后一场一群人闹哄哄的围着班主任要了签名之后结束,一群宅男第二天就组团跑去了植物园玩,叶修吊在队伍最后,看着路边那些开得正好的不知名的花,然后黄少天就窜过来给他带了一个拿柳枝编的上面还编了两朵花的花环,顺带还拿手机“咔嚓”的拍了照。

叶修:“……你开心就好。”

然后被张佳乐等一众人都抓拍了,叶修干脆就戴着花环继续走。

六月底的天气,快被晒化的叶修不知为何脑子里响起了“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的调子,下一秒他的目光正落到那片荷花上。

“我说,”叶修突然开口,“去看荷花吧。”

一群人被一直没出声的叶修吓了一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那片荷花开的正好,粉的红的白的,和碧绿的叶片挤在一起,露出里面亮绿色的莲蓬,下面绿色的荷叶挨挨挤挤,偶尔露出的缝隙里露出的那点湖水反射着阳光,衬的整片荷花熠熠生辉。

王杰希掏出手机拍照,突然冒了一句,“那边有人在拍婚纱照。”

“秀恩爱的烧烧烧!”有人喊了一句。

“呵呵,马上就要走进婚姻的坟墓了。”喻文州微笑,众人都感觉混身一冷。

江波涛去拜托游人帮他们拍照,黄少天把叶修拉去了队伍一边,叶修想了一下,默默站直。

黄少天:“靠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你不就比我高那么两厘米吗这时候站这么直几个意思啊!几个意思啊!”

“呵呵,”叶修笑了两声表示他没几个意思,“行了闭嘴,要照了。”

“咔嚓!”

背景是开的正盛的荷花,那一群笑的灿烂的少年们。

黄少天和叶修的手一直拉在一起。

很多年以后有人说我们再去一次植物园吧,已经长成青年的一群人苦笑着说,果然还是当年的那张照片最好看。

那是最好的时光。

tbc.

初中毕业一年了,还是很怀念初中

上了这么多年学觉得初中是我过的最开心的三年【笑

希望原来班里的朋友们不会忘了那些时光同时也要继续加油啊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