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全职/兴欣全员】兴欣之途 [上]

·一个兴欣的大家见到了各种年龄的叶神的脑洞


·lo主脑子有洞请大家不要殴打我(ΦωΦ)




18岁


叶修走出嘉世的大门,看到站在门外的人的时候吓得嘴里叼着的眼差点掉了,他掐了自己一下,然后愣愣的开口,“沐橙?”


对面那个人看起来是他当成亲妹妹的苏沐橙没错,但是看起来明显不像是15岁,硬要说的话更像是25岁,看着叶修呆愣的表情,长大了的苏沐橙对着他很开心的笑了,“是啊。”


“所以,你是从十年后过来的?”叶修和苏沐橙一起坐在M记里,一副姐姐带弟弟出来吃饭的样子,他那一脸三观重塑的表情看的苏沐橙忍不住笑出来,“是啊,要不要我讲几件你的黑历史来证明一下?”


“不不不还是不用了。”叶修连忙摇头,方面他那些黑历史说出来他估计就要原地挖个洞钻进去了。


“那我怎么证明?”苏沐橙歪头想了一下,然后从自己的包包里摸出一张账号卡,“这个?”


叶修看着那张沐雨橙风的账号卡,过了一会儿才呆呆的对苏沐橙说,“我信了。”


苏沐橙突然向前探了探身子,伸手过去揉乱了叶修本来就乱的头发,表示她早就想这么干了。


叶修“啊?”了一声。


苏沐橙笑着回答他,“这个年纪的你明明也是硬抗着的,当时却一直在努力让我走出阴影吧。”


当时苏沐秋的死让两个还不大的少年承受了多少压力,后来的他们可以平静的告诉自己告诉对方,过去了已经过去了,但是现在的叶修明显还做不到,十八岁的叶修整个人都僵硬了,他漂亮的带着些少年人没长开的手死死的捏紧,骨节泛白。


苏沐橙先他一步开口,她说,“叶修,你现在过得很好,十年后的你过得也很好,十年后的我也过得很好。”


她说,“这样就够了。”


叶修盯着对面露出淡淡微笑的苏沐橙,然后攥紧的手稍稍松了下来,他说,“是啊,我们都过得很好。”


只是少了一个人,真的好不习惯。


叶修把苏沐橙带回了嘉世,告诉嘉世的工作人员她是自己姐姐过来看自己,反正联盟第一个赛季的夏休期只有他一个人留在了嘉世宿舍,也不怕见过苏沐橙的吴雪峰等人认出她来。


他问苏沐橙十年后的大家是什么样的,十年后的荣耀又是什么样的。


然后苏沐橙告诉他,十年后的他在兴欣,其他的,保密。


兴欣,十八岁的叶修听到这个名字忍不住笑开了,这不是对面不远那个网吧的名字吗。


苏沐橙眨眨眼说是啊,发生了很多事,然后我们都在兴欣,我们跟兴欣的大家一起拼搏,拿了一个冠军。


听起来很棒,叶修忍不住笑着说。


兴欣会更棒的,苏沐橙也笑,她说,叶修,不要害怕未来会发生什么,十年后的自己你还坚持着自己的本心,在荣耀的赛场上玩的开心。


叶修扭头去看电脑桌上放着的那张账号卡,那张薄薄的卡片虽然有些许划痕,但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主人很珍惜它,那是一叶之秋。


苏沐橙拿出自己的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摆在了一起,二十五岁的女孩子笑的灿烂,一如十几岁的她的笑容,“那是你的荣耀,叶修,我会和你一起登上冠军的王座。”


你看,有人愿意和他一起,有人愿意陪他夺得他的荣耀。


收回目光,十八岁的叶修还没有十年后的他那种已经成习惯了的嘲讽系的笑脸,少年脸上荡开一个微笑,“那当然。”


19岁


魏琛拿着烟盒问叶修,来一根吗,后者从善如流的抽出一根,然后从裤子兜里摸出一个打火机,给两个人都点上。


“老魏啊,我怎么感觉你半个月不见已经变成大叔了,”叶修吸了一口烟,看着魏琛脸上的笑突然觉得不对,香烟在肺里滚过一圈,叶修深深的把它吐出来,“不对,还是说你就是从十年以后来的呢?哦不对现在应该是九年以后了,从兴欣?”


魏琛脸上的笑不变,虽然在叶修眼里这个三十多的大叔笑的怎么看怎么猥琐,“哟,叶修大大挺敏锐。”


“呵呵。”叶修笑。


“这么看这时候的你还真是嫩的不行,”魏琛吐出口烟,“虽然现在就是个祸害,但是十年后的你祸害能力更强了。”


“哦是吗,九年后的我一定能把你虐的死去活来在竞技场跪着喊GG的。”十九岁的叶修从善如流的接上。


所以说,这个人的不要脸和垃圾话从他还不大的时候就已经是一种本能了,魏琛一脸沉痛的看着他,“我在想啊,我现在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你做了也算是为联盟除了个大祸害。”


“哎,我觉得九年后的你一定是联盟的蛀虫,”叶修挑起一边嘴角,“现在手速还有没有200啊老魏?”


魏琛怒把手里的摇头扔到地上狠狠踩了两脚。


叶修突然就问他,老魏啊,九年后的联盟发展成什么样了?


蹂躏了两下烟头的魏琛稍稍抬起头来看他,“九年后啊,联盟发展的倒是挺迅速的,但是啊,”魏琛难得换掉了他平时不正经的微笑,脸上的笑容有点苦涩也有点解脱,“那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他想起黄少天喻文州周泽楷孙翔高英杰乔一帆卢瀚文等等等等很多他叫着小鬼的人们,他难得正经,“不过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哦?”十九岁的叶修对他笑,“因为在我的带领下终于拿到一次冠军?”


“靠靠靠老夫就不该跟你正经说话!!”魏琛清醒的认识到了眼前这个人嘲讽的技能点好像是生来就满点的。


叶修回给他一个微笑,嗯,嘲讽的微笑,就算眼前那张脸年轻了好多,那个微笑还是让人挺熟悉的。


不过说真的,魏琛挺感谢叶修的,是那个人找到他说老魏要不要一起大干一场啊,是那个人才让他有机会在荣耀的赛场上站上了那个最高的领奖台。


可是他不会说出来的,魏琛又点燃了一根烟,继续跟那个少年插科打诨。


他在心底说,老叶,谢谢你啊。


20岁


方锐站在叶修前面有点苦恼,他刚刚已经嘴快的把人家叫住了,但是他还没想好怎么解释自己的身份,这个时候他可还在蓝雨的训练营呢吧。


于是猥琐流大师咬咬牙直接抛出了一句正常人会立马把他当神经病的话,“我说我是从十年后过来的你信吗?”


叶修气定神闲的叼着烟,“你也是从兴欣过来的?”


“哦哦对对对。”没被当成神经病的方锐很高兴,转念一想不对啊,面前这个叶修怎么可能会知道兴欣啊。


“哦,你已经是第三个了,之前沐橙和老魏已经来过了。”叶修十分平静的给他解释,都说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已经经历到第三遍的他已经接受了这个设定,反正他的故事要这么走下去,早点认识这些人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


叶修问方锐你玩的什么职业要不要来打一把,方锐说好啊好啊给我一张气功师的卡吧。


说起气功师叶修就想起了吴雪峰,嘉世靠谱又细致的副队长在嘉世三连冠以后宣布了退役,走之前揉乱叶修一头毛说,小队长,之后就要靠你了。


于是两个人在没人留下的嘉世训练室里进了竞技场,说实话方锐不是太熟悉一叶之秋,他出道的时候已经是第五赛季,嘉世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后来叶修退役又复出用的角色换成了君莫笑,两个人还变成了队友。


打着打着叶修说方锐大大啊,你这打法一点都不像气功师,太猥琐了好吗。


方锐说是啊,我之前是玩盗贼的,再之前玩的是气功师。


哇方锐大大换职业换的无缝衔接,我十分佩服,方锐毕竟对最高等级只有五十级的账号用起来不顺手,叶修又赢了一局之后也不再点开始,一副听故事的架势。


于是方锐给二十岁的叶修讲了讲自己,讲了讲一开始他是在蓝雨训练营的,但是蓝雨不需要猥琐流的气功师,后来他在呼啸出道,玩了一个猥琐流的盗贼,然后呼啸大换血,不需要猥琐流的存在了,他没有地方去了,兴欣的人来找他,然后他换回了气功师,最后他兴高采烈的说哥的黄金右手多么牛!在比赛场上一直在力挽狂澜!最后他说,我拿到了冠军,可是我曾经最好的搭档退役了,他还没拿过冠军。


叶修问他你那个搭档是谁,方锐说你知道林敬言吧,老林,就是他。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没说什么,方锐突然就看着他笑开了,他说叶修大大啊,其实我现在特别想为民除害,但是又有点下不去手。


“哦?因为我太帅气了?”叶修问。


因为啊,因为在没有人接纳我这个猥琐流的时候,兴欣接纳了我,兴欣告诉我你是兴欣的一员我们相信你我们一起一定能拿冠军,方锐眨了眨眼睛,过了一会他说,“因为我和兴欣一起拿了冠军。”


21岁


“叶修前辈你好,我是乔一帆。”面前这个告诉他他是兴欣的一员的孩子这么对他自我介绍,然后就没了下文。

看着面前这个有些紧张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少年,叶修拍了拍他的肩,“别紧张啊,我看起来像是会吃了你吗。”


“不是,”乔一帆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手里还拿着一杯饮料,“我在想怎么让前辈相信。”


“哎其实你不用说的,”叶修叹了口气,晃了晃乔一帆买给他的饮料,他们现在正坐在离嘉世不远的一个小公园的阴凉处的长椅上,大有一副谈人生的嘉世,“你是第四个出现在我面前的兴欣队员了,你看我都淡定了。”


说什么再一再二再三再四啊,这么下去还得再五再六啊。


“呃……”乔一帆明显是没想到这个事态发展,不安的咬了咬吸管,不知道说什么。


叶修看了看旁边少年饮料上的已经被咬的不成形状吸管,决定主动挑起话题,“小乔啊,我这么叫你不介意吧?”


乔一帆赶紧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于是叶修接着说,“这个赛季以后,我们怎么样了?”


第四赛季冠军霸图战队,嘉世王朝就此终结。


乔一帆愣住,他想说前辈不要在意赛场上就是有输有赢他想说我相信前辈能带着队伍再次拿下冠军的,但是最后,他抬起头来直视着拯救了他职业生涯前辈说,“不管前路有多么艰难,前辈也会走下去不是吗?”


叶修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对着这么纯良的后辈他不太好意思开嘲讽,他对乔一帆说了句谢谢。


“不,应该我对前辈说谢谢的,”乔一帆接话,眼神是十足的认真,“如果没有前辈,站在我可能已经不在职业赛场上了。”


叶修稍微有点惊讶,原来以后的自己已经可以当人生导师了,乔一帆捧着饮料杯子,认真的说谢谢前辈,下一秒眼泪已经滑出了眼眶。


叶修吓得手忙脚乱,他可什么都没干啊他没欺负小孩子,赶紧扯纸巾递给眼泪无声的滴落下来的乔一帆。


乔一帆想起跟在魔道旁边的那个小刺客,想起在微草的时候不被人记住名字的自己,想起自己为之自豪的天才好友,想起那场狼狈落败的新秀挑战赛,想起跟兴欣一起努力的开心,想起自己擂台赛一挑二,想起获得前辈认同的欣喜,想起自己赢了自己的好友时那种酸涩又开心的心情,他抬起头,用手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完全不去在意自己脸上的泪痕是不是变得更凌乱了,他对着对面那个二十一岁的叶修前辈说,“谢谢前辈那个时候看到了我。”


谢谢你看到了我身上散发着的那一点微光,谢谢你看到了我这块需要打磨的石头。


叶修挑起嘴角笑的温柔,伸手把对面那个孩子的头发揉的凌乱,“以后可都是你们的赛场了啊,小乔,加油。”


22岁


短发的美女冲他打招呼,“叶修,你好。”


叶修“诶”了一声,他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过这种无死角美女啊,除了苏沐橙。


对面的美女似乎对他这种无措的反应觉得很有趣,顺带冲他笑了一下,“队长。”


真的还来再五啊,我小心脏有点承受不了,叶修面无表情的想,“喔…所以你也是兴欣的队员是吧?”


“对,我叫唐柔。”


屏幕上两个战斗法师缠斗在一起,龙牙天击圆舞棍落花掌你来我往的不亦乐乎,叶修想想刚开场时对面唐柔妹子一个豪龙破军冲过来的情景有点莫名其妙——原来这妹子是个好战派啊,不等等让我们倒个带,让我们看看他们是怎么就跑去竞技场的,好像就是打了招呼之后没说两句话唐柔就说要挑战了。


还用着一叶之秋的叶修,斗神叶修,真的很让人期待呢,唐柔在地图载入的时候看了看坐在她对面的那个人,感受到了目光,二十二岁的叶修对她笑了一下,唐柔回过去一个微笑。


一定要超过你,唐柔握上鼠标,倒计时3.2.1——唐柔操纵的小战法豪龙破军甩了出去,直冲对面的另一个战法。


最后唐柔操纵的战法还是在对手还有23%的血的时候倒下了,唐柔抬头对上叶修的目光,面对强大的对手丝毫不惧,“再来!”


“好。”


两个战斗法师在再次竞技场缠斗在一起,直到叶修伸了个懒腰说唐柔大大咱们该吃晚饭去了。


唐柔拿看了一眼时间,还真是,两个人一打游戏打的停不下来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我请吧。”唐柔说,对面那个家伙可不只是陪她乱打了一下午,可是一直在不停的给她提意见,修改她不成熟或是有错误的地方。


“虽说你请我也不介意啦,”叶修关掉荣耀界面,“不过反正五年之后就是队友啦,就当我在投股咯。”


唐柔忍不住笑了,果然就算是小一号的叶修也还是叶修的性子。


叶修敲了敲桌子,“哎笑啥笑啥,你看兴欣不是夺冠了吗,说明我投了支潜力股啊。”


“噗。”性子直爽的唐柔还是在笑,她站起来说去吃饭吧,然后扭头对叶修说,兴欣当然是潜力股,那可是我们的队伍啊。


叶修沉默两秒突然问,你觉得荣耀有意思吗?


唐柔说,有意思,所以我才会跟着你们打比赛啊,一场一场挑落比我强的人,对我来说这很有趣。


走出了嘉世大门,叶修叼了支烟,“我有点怀疑你玩荣耀的初衷是什么了。”


“打败你。”唐柔认真的说,叶修一愣,看样子这妹子还是被未来的自己带进坑的诶。


“那你可要努力了,打败我可是很难的。”


“当然。”唐柔立刻接上。


他给了我一个方向,唐柔想,往常什么事情都能干好导致没兴趣的她都被拽进了荣耀坑,而且,她的目标还在这里,那个人,肯定一直不会离开荣耀,所以,等着我超过你,唐柔握了握拳。


tbc.


还没码完…一开始完全没想到会这么长…第一更5000字√


怎么说呢…最近lo上不太平静,然后看到了公交车等叫法,瞬间就炸了的我,于是虽然后天开学还是暂时抛下了还没日完的作业…通了个宵码了点字,其实我一直想码这么一篇一直没梗…也算是圆了很久以来的一个怨念吧。


你们看,我们的男神这么好,我觉得他值得被爱。


我们男神哪儿都好(。・ω・。)ノ♡!!!


我们男神哪儿都好(。・ω・。)ノ♡!!!


我们男神哪儿都好(。・ω・。)ノ♡!!!


【估计已经开始表述不清了请不要打lo主,我现在有点感觉有点飘【。


评论(8)

热度(92)

  1. 苏沐橙一叶悠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