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全职/江叶】溪声 [一发完]

·和夜尧的傻白甜短【中?】篇联文集,都是叶受cp,有单cp也有all叶,请关注“all叶傻白甜联文的不归路”(ง •̀_•́)ง


·脑洞诡异,傻白甜


·半夜趴被窝里码字


·在学校摸鱼的产物


·小溪九点水x作家叶神



一、


“咦?”苏沐橙一下午赶了两页稿子之后晚上才登上了QQ,一个写着扭曲的笑字的头像在消息列表里闪了闪,她记得叶修上一本书刚出版然后跟她说最近要歇歇,苏沐橙点开那个头像,消息框跳了出来。


君莫笑:沐橙啊,我出去散散心


苏沐橙吓了一跳,我的天呐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天要下红雨了黄少天不说话了叶修他要出门了,哦中间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苏沐橙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发现那条消息是叶修在五个小时之前发给她的,想象了一下叶修每次出门那只有一个背包的行李和心血来潮的时候那莫名其妙的行动力…八成他已经在火车和飞机上了。


事实上苏沐橙猜的没错,叶修目前正坐在火车上,准备到了S市再去坐通往G镇的车。


G镇,离S市这个大城市不是很近,是一个不算大的小镇,镇子挨着一条不算高的山上流下来的没有名字的小溪,其实说起来G镇差点要被发展成度假村,不过拖延了一段时间之后国家又提出了生态文明建设,这才保住了G镇原有的环境,镇上的人们保持着平和富足的生活状态。


叶修到了G镇之后找到自己提前租好的房子,房子不大,两室一厅,采光不错,阳台能看到那条缓缓流过的小溪和对岸葱葱郁郁的树林。


把自己的笔记本放到书桌上充上了电,叶修钻回主卧在床上摊成一个大字,在暖洋洋的阳光下陷入了睡眠状态。


第二天叶修难得起了个大早。大概是前一天实在睡得太早,叶修睁开眼看着外面刚升起的太阳无语了半晌,他不是没见过这时候的太阳,只不过那时候他通常刚要睡觉。


叶修思考了一下,决定去外面走走顺带觅个食,一出房门,清晨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叶修下意识的深吸了口气。


小镇的清晨跟节奏繁忙的大都市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有不少人是早起来晨练和买早餐的,没有人像城市里一样叼着面包急急忙忙的赶地铁公交,或是自己开着车堵在路上,当然也没怎么感受过城市的早晨,只不过在他偶尔出门的时候,身边的一个又一个人脚步匆匆的从他旁边路过,叶修自己保持一个不紧不慢的步伐走在人流里,感觉自己破坏了整个画面,他曾经自嘲,人老了,然而在G镇,人们的步子都并不急切。


早餐摊子前有一个看起来不是太大的青年,微笑着和各种人挥手打着招呼,那些人也都笑着回答他,看起来很受欢迎呢,叶修想,下一秒脸上还带着笑的青年似有所感的扭过了头,叶修下意识的移开了视线,毕竟盯着人家看不太礼貌是吧。


没想到他倒是先被搭话了,“你是昨天搬来的…?你好啊我是你的邻居我叫江波涛。”


青年的声音很好听,给人一种温和如流水般的感觉,让人感觉很亲切,他回给江波涛一个微笑,“你好,我叫叶修,大概会在这里住上一个月。”


然后他们买了早点,一起走向来时的路。


江波涛说他还没有离开过G镇,于是叶修给他讲了有关外面城市的事情,最后用一句“不过我也不怎么出门就是了”做结尾。


“听起来很热闹。”江波涛感叹。


其实比起“热闹”,更合适的是“嘈杂”这个词,叶修想。


他们在家门口告别,叶修发现自家厨房的窗户正对着隔江波涛书房的窗户。


二、


叶修拿着电烧水壶去厨房烧水准备泡面的时候被咚咚的声音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是对面江波涛探出胳膊来敲了敲自家窗户,无语了一下,叶修拉开了窗户。


“要不要来我家吃饭啊?”江波涛手撑着窗台笑着问。


“……”叶修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方便面,毅然决然的放下它,“好。”


叶修和江波涛做邻居已经三天了,在这期间他已经拉好了网线,又回归了死活不出门的状态,哦,出门也就是右拐去蹭个饭。


他出门右拐到江波涛家门前的时候温和微笑着的青年已经打开了家门,在从厨房把菜往外端,对,江波涛会做饭,在叶修来这里的第二天晚上他就坐在江波涛家的餐桌前面,举着筷子以一种感慨人生的语气说,“小江你已经可以嫁了。”想想自己好像真没点做饭这个技能点呢。


这个时候江波涛递给叶修一碗米饭,“说起来叶修前辈你说你是来散心的?”


叶修说了谢谢接过米饭,“对啊。”


“散心…是天天呆在家里…?”江波涛卡了一下,问。


我竟然无言以对,叶修无辜的看着江波涛。


江波涛想了想,“那下午我带你去爬山吧。”叶修表示小江同志你别闹,我有好几年没进行过这么高强度的运动了,江波涛又补充,“没事,就镇子后面的那座山,没多高。”


叶修想了想,还是答应了,毕竟他是出来散心的是吧,苏沐橙还天天问他他在干什么呢。


于是下午三点的时候两个人准时出发,去爬山。


他们沿着小溪往山上走,一路上各种叶修叫不出名字的花草树木茂盛的生长着,树下还有各种蘑菇,其实毒蘑菇是真的好看…叶修这么对江波涛说,下一秒回过头一句卧槽卡在嗓子里,半米之外一条青绿色的蛇从树梢上垂下来正直勾勾的看着他。


就算是叶修胆大心细,作为一个城市人的二十几年里他总共也没见过几次蛇,前几次还都是在动物园隔着厚厚的玻璃看见的,被一条蛇这么盯着中间什么阻碍也没有,叶修下意识的心跳加速了。


然后他就看见江波涛走过来淡定的…捏住那条蛇的脑袋,把它放回了树上,叶修愣在那里看着江波涛摸了摸那条蛇的头,然后那条蛇吐了吐信子,爬走了。


“这种蛇没毒的。”江波涛走过来拍了拍叶修的肩。


哦…叶修跟着江波涛离开了他说漂亮那从蘑菇,在他们身后一条蛇在树叶间露出了脑袋,冲着他们的背影吐了吐信子。


三、


“作家们都这么…不喜欢锻炼?”回去之后叶修摊在沙发上,江波涛跑去给他倒了杯水,顺带问了一句。


“……”叶修想了想,他的脑海里浮现了韩文清张新杰王杰希等人,于是他诚实的摇了摇头,“不是啊。”


所以只有你宅成这样吧,叶修发誓他从江波涛温和的眸子里看到了明晃晃这句话,然后下一刻江波涛开口,“叶修前辈你该多出出门的,我可以带你去山上。”


不,不约不约,我们不约,叶修眼神死。


“G镇空气很好。”


不……


“正好多散散心。”


你住手……


然而叶修还是没能拒绝掉,因为,江波涛这个人,每次都是拎着饭来的,心太脏,写书被人誉为心脏之首的叶神这么评价了江波涛。


莫种意义上,很荣幸呢,小江。


然后因为江波涛拉着叶修锻炼苏沐橙对他表示了诚挚的感谢,顺带两个人也成了朋友,比如“小江感谢你了千万盯着他别让他熬夜”再比如“既然是出来散心就别整天抱着电脑了”。


叶修看着两个人相谈甚欢,在旁边心累的抗议着,抗议无效。


所以叶修在G镇终于过上了规律的生活,顺带还抚慰了一下自己常年饱受摧残的胃。


江波涛是一个相处起来让人感觉非常舒服的人,叶修问过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江波涛笑笑说因为我自己挺无聊的,叶修想想那个出门几乎是在跟全镇的人打招呼的江波涛,但是叶修没有继续问,因为江波涛的那个笑脸,看起来真的很寂寞。


那个时候他们正坐在溪边,叶修在拿着根树枝戳着地上的蚂蚁,让它不断的改变着前进路线,他扔下手里的树枝,震动让那只蚂蚁在原地僵住一下,然后逃走,叶修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嘿正好我自己也挺无聊的,那就一起呗。”


江波涛抬头看正对他笑着的叶修,于是他也笑,“好啊。”


四、


那天下起大雨的时候叶修是被窗外的闪电晃醒的,叶修无言的缩在被子里看着外面倾泻而下的雨幕,过了一会儿他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外面钻进来的带着雨的味道的凉气彻底把他弄醒了,于是他去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


端着杯子,叶修走到阳台看着外面,山上青翠的颜色隔着雨幕看的朦朦胧胧,不过还是很好看,叶修想想这些年他看到的雨幕对面都是高楼,匆忙的行人和晃眼的车灯。


不过明天看起来不能去山上了,叶修这几天天天和江波涛一起顺着那条小溪往山上走,他的目光向下移看到那条在大雨中依然很安静的小溪。


隔着雨看不真切,但叶修确实是看到了个人影,一个看起来有点眼熟的人。


叶修“靠”了一声,抓起外套和雨伞冲出了门,看起来眼熟?他在G镇无论是熟悉还是最熟的人,就只有江波涛。


说起来叶修其实这么多年一直活在写书里,真的没有跟人一起出游的经历,跟他那些老对手和朋友们也是偶尔聚会也就是一起闹闹然后再聊聊今年的书,这么想起来江波涛还真是第一个呢。


雨伞在这个时候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全身湿透的冲进江波涛的视野里的时候江波涛吓了一跳。


下一刻手腕被人抓住,他们在雨里狂奔,雨伞被风刮到半空。


江波涛的手腕是冰凉的,摸起来几乎跟外面是一个温度的,但是一阵暖意从被拉住的手腕开始顺着小臂蜿蜒而上,直到心里。


一进门叶修就把江波涛塞进了浴室,“小江你到底淋了多久了怎么这么冷!快洗澡!”


说完他转身要有,江波涛一把拽住他手腕,比他还着急,“前辈你先洗!我不会生病的真的!”


叶修皱着眉扭头看他,江波涛赶紧把他往里面推,“相信我没事的,前辈你快洗澡。”


叶修双手抱胸靠在浴室墙上,挑了挑眉,“不如解释一下?”


“……前辈你先洗澡!出来以后再说!”


两个人洗完澡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江波涛说前辈你继续睡我先回去了,叶修特别淡定,“你再去淋一会儿雨?而且,说好的解释清楚呢?”


江波涛瞬间在沙发上坐直。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小江。”叶修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支着脑袋看着江波涛。


五、


“……我就只是去淋了会儿雨而已。”江波涛诚恳的说。


“哦?然后冻成这样都不知道回来?小江你不是失恋了吧,我可差点以为你要跳进去。”


“不是……就是正好被前辈你看见了而已。”


“哦,那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和外面一个温度。”


“……”江波涛简直想拿头去磕茶几,当然他没这么干。


其实叶修已经有猜想了吧,江波涛苦笑,不过告诉这个人…应该没问题的。


于是江波涛笑着反问,“前辈你觉得呢?”


“你要说你就是那条小溪我都信,”叶修淡定的说,然后他看见江波涛点了点头,叶修张着嘴一秒卡住,“……”


江波涛扭头跟叶修发直的眼神对视了两秒,然后“噗”的笑了出来,叶修一拍沙发,“笑什么笑什么!你唬哥呢吧!”


“没啊,前辈你猜对了。”江波涛笑得无辜。


“……”叶修深沉的看了他两秒,“怪不得是九点水。”


等等前辈你重点不对啊,江波涛心想,然后他就听见叶修继续吐着槽,“是说你一条小溪为什么要姓江啊不该是溪吗。”


我名字又不是自己起的……江波涛无辜的看着叶修,“所以前辈你信啦?”


“信啦信啦,”叶修摆摆手,然后伸了个懒腰,“好了我们可以睡觉了。”


江波涛瞪大眼睛,等下这发展好像不太对啊?他想想当年那些揪着自己问东问西的人,再看看眼前已经开始打哈欠的人,然后叶修打完哈欠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反正来日方长啊,小江。”


“……”江波涛感觉后背一凉,“哈……那前辈快去睡,我直接睡沙发吧。”


叶修站起来,慢悠悠的晃进卧室,走到门口的时候扭头笑看江波涛,“小江一起睡不?”


“前辈,快去睡觉。”江波涛扶额。


叶修笑着钻进了卧室。


外面的雨幕还是没有变小的趋势,江波涛拿过沙发上的一个抱枕准备当作枕头,然后就看见叶修抱着一床被子又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其实我不需要被子的,江波涛眨眨眼说。


脸快要埋进被子的叶修脚步顿了一下,大概是在想还要不要把被子给他,江波涛走过去接过那床被子,“不过谢谢前辈啦。”


这次这两个人是真睡觉去了,叶修的房子里很快归于平静。


六、


身体很沉,脑子也有点无法运转,晕晕乎乎的状态下叶修好像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他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一个青年的身影出现在他模糊的视野里。


“叶修前辈,你发烧了。”江波涛拍拍脑袋晕晕沉沉的叶修,“起来喝点药。”


“……”叶修反应了两秒,然后卷着被子往床的内侧一滚,“不要。”


江波涛无语,这个人生病了简直是个孩子,他单膝跪在叶修空出来的床上,单手支撑着自己,另一只手去探叶修的额头,“前辈,喝药,你体温太高了。”


叶修眨了眨眼,江波涛温凉的手让他清醒了一点,他乖乖顺着江波涛把他扶起来的力道坐了起来,喝掉了味道真心难以言喻的退烧药,然后他被江波涛裹进了被子里,叶修声音有点哑,“好热。”


“前辈对不起。”江波涛在内心敲打着自己,你说你昨天晚上跑出去干啥啊,你是没事可是叶修前辈生病了啊。


“啧,小江你什么表情,哥还没死呢,怎么一脸要哭的表情。”叶修努力想伸出一只手来拍拍江波涛的头,后者又把他的手塞了回去。


“叶修前辈,对不起。”


叶修叹了口气,然后对着江波涛笑,“又不怪你。”


“但是如果不是我,前辈就不会生病了。”江波涛说,然后他看见叶修就那么裹着被子蹭了过来,笑的眉眼弯弯,“说了不怪你的,还有啊,小江我饿了。”


“……我去煮粥,前辈你先好好休息。”江波涛把叶修的被子掖好,起身往卧室外走,他听到叶修在他背后嗯了一声,江波涛又回过头去,看着叶修,“前辈,要快点好啊。”


“放心。”叶修的声音带着笑意。


很多年以来江波涛没这么担心过一个人了,不是说因为人们知道他是那条小溪而害怕他,而是他自己在单方面的不和人们多交流,因为,他是一条小溪啊,不是没有过至交好友,然而这么多年过去,江波涛只能看着他们因为时间离开,有些人是离开这个小镇,有些人是离开了人世,失去了太多次,江波涛已经害怕了。


叶修出现的时候江波涛其实也没想要深交的,但是叶修说他只在这里住一个月,一个月啊,江波涛想,他一个人已经太久了,而且叶修这个人真的挺有意思的,所以江波涛还是忍不住去靠近了叶修,他告诫自己,只有一个月。


然而这个人……江波涛看着背着背包站在自己对面的叶修对着自己微笑,又问了一遍之前的问题,“所以小江,真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前辈你……太狡猾了。”江波涛低着头,头发帘垂下,看不清表情。


对,在叶修发烧好了之后又过了一个多礼拜,他终于要回H市了,江波涛是来送他的。


叶修也没有再问一遍,只是看着站在他对面的江波涛。


江波涛终于向前几步,抱住了叶修,“前辈,我喜欢你。”


回抱住江波涛,叶修笑,“小江啊,能离开G镇一下吗,跟哥回趟家呗。”


七、


后来叶修写了本新书,书名叫《无浪》,写的是一条温柔的小溪的故事,苏沐橙之前拒绝了搬去G镇的邀请,理由是不想当长期电灯泡,她坐在电脑前看着视频画面上的两个人,笑着大喊,“秀分快啊!”


Fin.

感谢看到现在的大家

回去淦长篇和王叶……顺带有没有人理我一下,师生梗你们要看黄叶还是喻黄叶啊【。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