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全职/all叶】终将相遇[上]

·给基友的生贺qwq @浊肴 这个人自己点的梗

·不知道什么鬼的设定,大家看着开心就好ww【X

 

一、

叶修是只幽灵,到处乱晃飘来飘去的那种,平常一般的活动范围是……男生宿舍。

咳,别闹,他才不是宿管。

事实上据他自己说,他有意识的时候就是在暑假空荡荡的宿舍楼醒过来的,宿舍楼门都锁着搞的他出不去,好无聊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幽灵会穿墙,叶修你逗我们。”听完这句话的时候张佳乐冷笑着说,然后他就看着叶修拿起他的枕头扔到他脸上,张佳乐赶走枕头掉到地上之前一把接住,扭头怒视叶修,后者飘到他上铺坐在床沿,冲他耸耸肩。

张佳乐咬牙,拿起手边的数学书就往叶修脸上扔,是说这只鬼怎么这么讨厌只能碰到无生命的物体呢,这让人想直接冲上去掐死他都做不到。

叶修淡定的晃开,数学书直接“啪”的砸到张佳乐上铺的床上,那张床的主任肖时钦坐在对面方锐的床上无奈的笑了笑,方锐……方锐他盘腿坐在自己的床头抱着饭盆吃饭。

在床上收拾衣服的周泽楷抬头沉默的看了一眼对面那摔得四仰八叉的数学书,又默默低下头,折衣服。

张佳乐气呼呼的坐下,抄起床头的那本小说继续看。

数学书在哭呢,少年们。

叶修无聊的飘着看看张佳乐的小说,看看肖时钦手里拿着的物理练习册,最后飘过在周泽楷床头围观他收拾好自己的衣服,周泽楷爬下床拉出自己的整理箱把衣服放好,然后从小柜第二层一堆练习册课本里摸出本小说递给叶修。

“小周谢啦!”闲的不行的叶修开心于终于找到了消遣,周泽楷对他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

周泽楷爬回自己的床上,翻开一本书,悄悄的看了一眼认真看小说的叶修,他微笑着低头,写物理作业。

其实刚开始叶修这个存在也是吓得他们不行,具体表现为当时黄少天指着叶修叨叨叨的跟念咒一样就算是吓得语无伦次依然是要把自己说缺氧的架势,烦的叶修拿起旁边的书砸了他脑袋一下,一句闭嘴道出在场所有人的心声,下一秒黄少天扑过来想和叶修战个痛结果直接从叶修身上穿了过去。

差点吓晕一片人。

当时叶修为了向第一个发现他的韩文清证明自己是个鬼,还带着韩文清跑去宿管面前然后在宿管面前飘过去,飘回来,然后还头朝下倒了过来,会飘,就是这么任性。

宿管愣愣的看着脸色铁青的韩文清,心想自己没惹到这个看起来很……可怕的同学吧。

韩文清脸色铁青的对宿管说了句“对不起打扰了”然后脸色铁青的走了。

吓得宿管站在原地呆了半分钟。

嗯我们韩文清可是个很有礼貌的好孩子呢。

总之不管多么不科学大家还是接受了这件事情。

二、

其实叶修这个存在,有的时候还是帮了他们不少忙的,比如帮忘锁小柜的他们锁个柜子啥的,咳当然,张佳乐的小柜钥匙扔在小柜里而叶修不知道,那就是另一个悲伤的故事了。

呃,其实还有一点不太科学的,叶修他数学很好,好到什么程度呢,大概是黄少天和孙翔那天在宿舍讨(撕)论(逼)一道数学题,他和韩文清孙哲平在孙哲平床上打斗地主,这俩人从他们开始第二局的时候一起走进了宿舍,看样子是吵了一路,回了宿舍还是谁也没说服谁,于是继续吵。叶修孙哲平韩文清三个人淡定的打着他们的扑克,打到第四局结束平民叶修韩文清掀翻了大地主孙哲平的时候叶修终于忍无可忍,扭头看那边两个,“我说孙翔你智商呢?”

然后把孙翔的结果反推,错的。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得瑟一下,叶修扭头看他,“黄少天你也是,从第三步开始就是多余的。”

噫,孙翔黄少天两个人一起闭嘴看练习册。

过了一会儿又玩完一把的叶修扭头问他俩,“你们俩谁过来一起打升级?”

撕逼结束的两个人已经从张佳乐上午涂错的数学卡讨论到了今天冯校长的演讲,一起扭头看他,黄少天喊“我我我我我来!”

孙翔沉默了一下,“我不会。”

“孙翔你果然智商被吃了。”叶修啧啧摇头。

“靠!”

最后结果是孙翔围观他们四个打升级,有关最后他学没学会嘛……嗯,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正常人的小柜一般来说是放什么的?嗯,书,吃的,课本练习册当然还有闲书什么的……吧?

第一次看过王杰希小柜内部构造的老实人肖时钦捂脸,悄悄的,诚实的告诉大家,那简直精神污染。

正常人柜门上一般来说是挂着毛巾什么的吧,嗯其实挂个香包他都忍了,但是有没有人告诉他为什么王杰希柜门上挂着一副人体解剖图,好啦你想要当医生我就当我理解你好啦,可是你小柜的第一层的被子……是怎么塞进去的,以及王杰希同学拿实际行动告诉他,香包,是有的,还是他自己拿草药装进小布包里做的。

王杰希把被子抱出来从小柜最里面拿出那个小布包,特别和善的问肖时钦他要不要,肖时钦捂脸,不,谢了。

所以王杰希同学你晚上是闻着什么味道入睡的。

柜子第二层王杰希他放的是洗漱用品什么的,对,大家都放在窗台上或者扔在床底下盆里的刷牙杯洗衣液什么的,还有你别以为我们看不出来你装洗衣液的那是化学试剂瓶。

等等,那真的是洗衣液吗?

大家可能已经不想知道他小柜第三层放的是什么了,哦其实还是挺正常的,他最后一层放的是衣服,叠的整整齐齐的,挺正常的……吧。

衣服一般放箱子里的肖时钦,莫名的有点心塞,就像在游戏里跟王杰希打竞技场一样,心累。

三、

说起王杰希我们就不得不说一下他们宿舍了,他们宿舍这四个人吧……要说和善吧都挺和善的,要说有礼貌吧,都挺有礼貌的,要说魔性吧……也都挺魔性的。

叶修晃进他们宿舍,一般都是坐在江波涛床上,什么?你们问为什么?张新杰床那能坐吗,坐姿不端正还要被教育,拜托他是只鬼啊,脊柱不会出问题的啊,大概,王杰希,王杰希床上会放什么他可预测不了,喻文州倒是可以,可问题是坐喻文州旁边看久了他那如沐春风的微笑,有点慎得慌。所以叶修最后决定,还是坐江波涛床上吧,应该安全一点……吧。

然而晚上熄灯铃响起的时候江波涛躺在床上伸开胳膊冲着他问“真的不一起睡吗?”的时候,叶修还是想把手里的《本草纲目》糊过去——哦这是他从王杰希装满书的箱子里翻出来的,是说他一只鬼能把装满书的箱子拖出来也挺不容易的。

最终她还是没下得去手,举着书从江波涛床上飘下去,幽幽的叹了口气,“你们还没玩够这个梗啊。”

其实这个梗源自张新杰同学,对你没听错,张新杰。

当张新杰说让叶修睡觉的时候,叶修都愣了,他们宿舍其他三个人也扭头看张新杰。

“卧槽让我睡觉?”叶修一脸震惊,“我是只鬼啊少年。”

张新杰淡定的点点头,已经在床上躺好的他往床的外侧移了移,空出了一个人的位置。

“诶诶新杰你那可是上铺,”叶修吓一跳,“……等下你是让我睡你床上?”

“我睡觉很老实。”张新杰对着吓得冲过来的叶修笑了笑。

喻文州放下手里的水杯,微笑,“睡我床上也可以的。”

“我也可以。”江波涛笑。

“同上。”王杰希跟着表态。

叶修坐在王杰希床头的栏杆上,扶额,“你们够了啊,好意心领了但是我真的不用睡觉。”

“真不用?”

“……睡你们的!快熄灯了!”

搞的他们到现在还时不时玩玩这个梗,怎么这么调皮啧啧。

几个人都睡觉去了,叶修无聊的拿着书晃去了阳台,坐在窗台上。

外面路灯暖黄色的灯光从窗户透进来,打在他身上,镀上一层暖色的边,借着那点灯光叶修翻了两页书,然后盯着那页呆了半晌,扭头看外面一片寂静的学校,过来一会儿他叹口气,扭回头来看书。

他是真不记得自己怎么变成这样的了,虽然跟这群孩子们生活在一起也过的不错吧,但是他真的不想一直当一只飘荡的鬼魂。

第二天早晨他帮第一个起床来洗漱的张新杰递刷牙杯的时候杯子“咣”的掉到地上,里面的牙刷牙膏全都掉了出来,张新杰扭头看他,叶修站在原地愣着,“怎么了?”

被张新杰叫回神的叶修蹲下捡东西,“抱歉啊新杰,手滑。”

宿舍里四个人洗漱的洗漱,收拾床的收拾床,为了不碍事叶修坐在柜顶上盯着自己的手发呆,反正这宿舍有张新杰,柜顶上也是干干净净的。

喻文州从阳台进来抬头看他,“叶修,怎么了?”

“没事啊,”叶修低头冲他和已经冲这边扭了头的其他三个人笑,“你们还不快点去跑操?”

喻文州他们是担心叶修,可是再不去跑操就要迟到了,也只能无奈的先走了,留下叶修跟他们说了再见,扭回头来又看着自己的手。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张新杰的刷牙杯是直接穿过他的手掉了下去。

tbc.

[下]

唉我本来想码完的最后还是……跪了【

赶着回学校【死

找时间再把剩下的码了【日

下个月假姥姥姥爷过来估计没时间再码完下一篇了【死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