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惊悚乐园/叹封】巧克力蛋糕☆[上]

·我还是下手了,莫名其妙的脑洞


·ABO设定嗯,没有肉,我就是耍流氓,打我哦?


·短短短大概



一、


王叹之有个小秘密,他挺喜欢巧克力味的蛋糕的。


哦你们问为什么啊……


一股巧克力味被王叹之敏锐的嗅觉捕捉到,他把手里的书合上,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不出所料的看到了走过来的封不觉,王叹之微笑,“觉哥。”


封不觉随意的对他挥了挥手,“走了。”


王叹之从花坛边上把他们两个的书包拎起来,封不觉走过去接过自己的书包,眼尖的看见王叹之校服口袋露出的粉色信封一角,封不觉挑挑眉,“嘿,又有妹子告白啊。”


“啊,”王叹之被他提醒记起了那封信,他把那封信拿出来,语气颇为苦恼,“那女生说是帮别人送的信。”


稍微往前凑了凑,封不觉说,“蓝莓味,”他略略抬眼看了一眼王叹之,换上了一种玩味的语气,“蓝莓奶油味啊。”


“觉哥,别闹。”王叹之特别无奈。


“嘿,又要苦思冥想写回信啦,你作文不是不错嘛我看好你哦~”封不觉笑,率先迈开了步子,“走啦回家了。”


王叹之就是这么个人,跟他告白的人很多,Omega,Beta都不缺,但是他每次都绞尽脑汁的尽量温柔的回绝。


这不是作文好不好的问题吧,王叹之内心吐槽,不过他也就叹了口气,把话题扯开,“话说觉哥你没事儿吧?”


“嘿,能有啥事,年级主任那个人啊,我就稍微威胁了一下就怂了。”


卧槽,你又干了什么啊,我并不想知道你是怎么威胁的年级主任,王叹之内心吐槽瞬间刷屏。


“我就拿几张照片威胁了他一下嘛~”封不觉语气略微上扬,一种得意感扑面而来。


到底在得意什么啊,王叹之不太想接话,所以他也就没说什么,大概走了五分钟之后,王叹之才开了口,“觉哥啊。”


“不帮你写回信,不约。”封不觉不假思索的回答。


王叹之下一句话被卡在嗓子里。


封不觉得逞的笑了起来。


这两个人在学校里是一个挺奇怪的组合,一个帅气温柔的Alpha和一个说出去是Omega都没几个人信的Omega。


事实上这两个人在性别分化前早就混在了一起,性别分化后居然也就若无其事的一起玩了下去,应该说是友谊深厚还是什么呢,总之也就这么安稳的长到了十七岁。 


封不觉的信息素是巧克力味的,不是那种甜到腻的味道,是那种醇香的,带着一些苦味的味道。


王叹之是奶油味的,那种淡淡的甜味,闻起来就感觉很温和的味道。


王叹之觉得觉哥的巧克力味闻起来特别舒服,买东西挑口味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拿起巧克力味的来。


但是不如觉哥的味道,王叹之每次都会在心里这么评价,然后继续乐此不疲的买巧克力味的东西。


刚刚蹦哒了几步走到了前面的封不觉突然站定,扭过身来,上身微微朝他倾斜,“不过,”封不觉眨了眨右眼,“你求我的话也不是不行。”


王叹之下意识的刹住车,巧克力味扑面而来,他伸手摸摸鼻子,啊,好像有点糟糕了。


二、


这个世界上能正经的说封不觉这个人温柔的可能只有你了。——by包大人


包青对王叹之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个课间,出去上厕所的封不觉突然莫名其妙的从包青后面冒了出来,王叹之面色僵硬的对他笑了笑,包青顿觉不妙,下一秒从背后传来声音,“包青同学你说什么。”


还是故意学着阴森的语调,差点把包青吓个半死。


说真的封不觉对王叹之可谓两肋插刀,妹子告白被拒绝急眼了的时候他在旁边冷嘲热讽成功解决了仇恨,有Omega发情期试图强上的时候他护好了王叹之的人身安全,就连被人说其实那个封不觉是喜欢王叹之的时候他都没反驳,安静的搭上王叹之的肩,走了。


说白了,要是没觉哥护着,王叹之早就当爹了。


说起这件事来封不觉每次都呵呵,说我可不是得护着你吗,就你那智商,怎么可能肛的过那群可怕的女人,回头被人强上了你都得对人家负责。


王叹之这个人啊,太善良,性格又好,但是就是这种纯净的性格,让人忍不住护着他。


封不觉虽说是个Omega,但是他就愣是干的过学校里一群Alpha,不光是同学,老师都怕这个人,成功的成为了学校里传说级的人物。


其实学校里大家不是讨厌封不觉这个人,只要你不惹到他,看着他坑老师坑别人也是件愉悦的事情。在投影上动手脚啦,黑了年级主任的电脑啦,去隔壁班锯个桌子腿啦,觉哥表示,这些都是小case。


你们不就都是害怕我吗,某次王叹之和包青两个人在封不觉家一起看电影的时候封不觉冷笑着说,因为自己做不到所以就害怕能做到的人,人类啊。


王叹之和包青两个人对视,不明白这人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最后王叹之看向封不觉,笑的一脸灿烂,“我不害怕你啊,觉哥很厉害。”


封不觉缩在沙发里,被王叹之接的话卡住,半分钟之后小声嘟囔着,“你吃错什么药了。”


王叹之笑着去把觉哥的头发揉的一团乱,后者伸手要拍开他的手,奈何力气比不上他,两个人纠结成一团。


包青拆开一袋薯片,啧啧的摇头,“你就从了他吧,打不过的。”


靠什么叫从了他啊,封不觉翻了个白眼,居然真的放弃了挣扎,反正打也打不过,哥不做这种白费力气的事。


最后休战的时候封不觉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挺尸,死鱼眼很好的表达了“小叹你是要死啊”这个意思,那边王叹之被包青揽住肩,包青用一句干得漂亮总结了刚才的战争。


封不觉伸手把自己帅气(自认为)的发型整好,啧,不理这两个幼儿园的小朋友。


三、


王叹之有时候还是会下意识的把封不觉当成Omega来保护,他知道的封不觉没有传闻里那么冷血那么无坚不摧。


封不觉初中的时候父母去世,还是个少年的他在葬礼上站在人群中,没有眼泪,可是王叹之就是能闻出来觉哥身上的巧克力味里的苦味爆发了出来。


后来他就一个人生活,一个Omega独自生活说起来也是有点危险的事情,也不是没出过意外,但是他也就这么熬过来了。


有时候王叹之总觉得的格外心疼封不觉,那个人总是露出一副睥睨天下的表情,可是他家里那只养了好几年的猫是他在街上遇到的流浪猫。


封不觉努力给自己建起来一个强大的外壳,披着那个壳的封不觉看起来没下限,时常会中二度爆表,但是王叹之看到了那个壳里格外柔软的那个人。


如果觉哥知道自己是这么想的的话估计一顿嘲讽就来了吧,王叹之有时候忍不住会这么想。


有一次他们在学校图书馆,大概是封不觉又干了什么坏事,人品“爆发”,踩着梯子的图书管理员老师摔下来的时候他们正好在旁边,最上面一层的书从高空落下。


王叹之下意识的把封不觉护进怀里,他比封不觉高几公分,后者来不及挣脱,唯一来的及做的是抬手护住了王叹之的头。


王叹之后背被几本书砸到,等书都落下来之后,封不觉从他怀里钻出去,蹲下把那些散落的书本捡起来摞好,王叹之愣了两秒去看管理员老师有没有摔出事来用不用去医务室,错过了封不觉有点狼狈的蹲着捂了捂脸。


后来封不觉就这件事发表了一通演讲,大意是王叹之同学你顾好自己都不容易了这时候就不要来管我了。


王叹之笑笑,没说什么,当时他下意识就觉得要护好觉哥,所以也就没多想。


封不觉站在花坛边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办法多还是我办法多。”


“你。”王叹之毫不犹豫的回答。


“所以这时候就别管我了,懂?”


王叹之没说话,看了一眼封不觉的左手手腕,那里有一片青黑,是说封不觉人品真的差到一定程度,王叹之后背被几本书砸到都没什么事,他的左手手腕愣是被一本精装书的角狠狠的磕到。


封不觉当然知道王叹之在看什么,他从花坛上跳下来,先扭身往教学楼走了,“我那不是怕你被砸到头吗,本来智商就捉急了你要是再傻一点怎么办。”


王叹之跟在封不觉身后,无声的笑了笑,“觉哥,我晚上去帮你上红花油。”


“不用,”封不觉头都没回,“我自力更生就好。”


嘿,炸了,王叹之简直要笑出声来,但是想想觉哥嘲讽起人的不留情,他还是把声音憋住了。


“小叹,你再笑。”封不觉还是没回头,但是他就是猜的神准。


王叹之立马清清嗓子一脸严肃,“不笑了。”


TBC.

——————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下。[下]在这里

憋打我,感觉OOC到天际



评论(47)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