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惊悚乐园/叹封】巧克力蛋糕☆[下]

·ABO注意,没有肉的ABO
·耶我写完了,全文5670字w
·给你们满嘴的糖✧٩(ˊωˋ*)و✧


[上]

——“你信不信我把你扒光了扔学校王叹之后援会的女生堆里。”

——“觉哥我错了QAQ”

四、

王叹之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妙,他敏锐的嗅觉隐隐的捕捉到了淡淡的巧克力味,一般来说封不觉的信息素味道传不了这么远,除非,发情期。

下一秒他加快步伐从兜里掏出封不觉家里的备用钥匙准备开门,幸亏他平常带着这把钥匙。

一进门浓郁的巧克力味扑面而来,王叹之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把手里带给封不觉的零食的袋子随手扔在沙发上。

跟着气味王叹之来到了浴室门前,他咽了口口水,在心里告诉自己王叹之你要冷静要自控,然后推开门,封不觉缩成一团靠在瓷砖上,抬头看他,眼角湿润,居然还对他挤出了个笑。

王叹之脑内有根叫做理智的弦断掉了,本能告诉他这是一个跟他气味契合的Omega,他反手关上了浴室的门。
本能告诉封不觉这个情况不妙,他赶紧出声,“小叹。”

王叹之看着封不觉依旧清明的眼神,下一刻伸手狠狠掐了自己的胳膊,卧槽王叹之你个禽兽你要干什么。

“觉,觉哥,抑制剂在哪?”王叹之看着封不觉脸上那个有点玩味的笑,赶紧换个话题。

“我吃了。”封不觉说。

“啊?”

“这次作用不大。”封不觉指指洗手台上的药瓶,天知道他为什么浴室里还放着抑制剂。

王叹之站在高浓度的信息素里脑子有点短路,过了两秒才说,“觉哥先去床上?在这儿会着凉。”

“我站不起来。”封不觉眼神特别无辜。

王叹之脑子里嗡的一下。

然后他有点僵硬的走过去把封不觉抱起来,他告诉自己要镇定,走到卧室把觉哥放到床上给他盖好被子。

封不觉常年不好好吃饭,平常看着只是比较瘦,这个时候王叹之才发现,封不觉真的是特别轻。

“觉哥你该多吃点了。”王叹之说。

“嗯嗯嗯。”封不觉把被子裹的更紧了一点,看样子真的不是很舒服,这个人平常不会露出脆弱的姿态的(除了演戏的时候),这个时候他来一句怎么着羡慕我长不胖才是常态。

“觉哥我先去客厅你先睡一觉吧。”王叹之说,再在觉哥身边待下去简直是折磨,他真的不相信自己的定力。

封不觉笑了一声,“小叹你怕你把我办了?”

“觉哥你别撩我。”王叹之声音忽然间低沉了起来。

闻到浓郁起来的奶油味的封不觉僵了一下,安静的闭了嘴,这个时候继续拉仇恨不是明智之举。

王叹之走过来的时候封不觉下意识的想躲,奈何实在是浑身无力,他眼睁睁的看着王叹之的俊脸一点点放大,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然后头被温柔的托起来,后颈一阵刺痛。

“嘶,”封不觉睁眼,想着这肯定流血了,“小叹你属狗的啊。”

王叹之没说什么,把他放下塞好被子走出了屋门,留下封不觉艰难的从被子里伸出手捂住被咬了的后颈,房间里巧克力味和奶油味融合在了一起,封不觉忍不住露出了个微笑。

五、

最近学校里一众妹子心都碎了,原因是那个杀人利器封不觉最近整一个行走的巧克力蛋糕,少女们闻着融合在一起的巧克力奶油味都快要哭了。

“我说,你把他标记了啊?”包青看着封不觉,把已经到了嘴边的“那个祸害”咽了下去,颇有点艰难的问王叹之。

王叹之有点想就地挖个洞钻进去,然而这个幻想不太现实,所以他只好硬着头皮回答,“临时标记。”

“包大人你个Beta怎么会发现的。”封不觉翘着二郎腿摊着本拿英语报纸包了皮的小说,头也没抬的说。

“……你问问学校里谁还不知道,”包青略有点心塞,是说他怎么会和这对神【狗】经【男】病【男】混在一起啊,“最近一堆妹子问我这事。”

王叹之真的快要找个洞钻进去了,“对不起……”
包青特别大度的拍了拍王叹之的肩膀,“没事,感谢你收了这个祸害。”

眼神从书上离开,封不觉瞥了包青一眼,“诶怎么说话呢~”

“你这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语气……”

这俩人互相吐槽把王叹之弱弱的一句“只是临时标记”的声音压了下去,王叹之最后放弃了解释,觉哥都没介意呢我介意什么。

上课铃响的时候封不觉扭头看了一眼脸还有点红的王叹之,扭回头来用胳膊支着下巴,忍不住有点走神。

可能是本能压抑了太长时间,这次发情期来的格外来势汹汹,封不觉洗着澡就直接跪到了地板上,再也没成功站起来。

浑身发热,大脑叫嚣着本能,封不觉背靠着冰凉的瓷砖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把自己缩成一团,死死咬着下唇。

封不觉这个人,很擅长忍耐负面状态,但是发情期总是格外的难熬,他全身绷得死死的,直到有熟悉的奶油味飘来时他下意识的放松了身子才发现浑身肌肉有点酸疼。

负面状态下时间似乎总是过的挺慢,也有可能王叹之费了很大劲压制住了自己的本能,总之好像过了很久,那个奶油味的源头才走了进来。

被奶油味缓缓包裹的封不觉抬起头,对王叹之露出了个微笑。

后来被临时标记的事情不提也罢,说起源头还不是他自己作死吗,不过也多亏王叹之的临时标记,这次发情期总算是平稳的度过了。

封不觉伸手摸了摸后颈,最近他习惯性的带起了围巾,就是因为王叹之同学下口略重。

啧,小叹胆子大了啊,封不觉挑挑嘴角。

好不容易收回思绪认真听课的王叹之同学打了个冷颤,他下意识的往封不觉那边扭了个头,然后就看见封不觉略略挑起嘴角笑了笑,下一秒两个人眼神对上。

要不然怎么说心有wifi呢。

然而此时王叹之同学只是安静的,觉得自己可能离死不太远了。

封不觉笑而不语。

六、

因为是临时标记,封不觉身上的巧克力奶油味越来越淡了,王叹之忧伤的叹口气,他果然当时是不是该恶向胆边生的装作自己控制不住把觉哥标记了的,这样以后觉哥就是巧克力蛋糕味的了的…这样觉哥就是自己的了。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王叹之狠狠的砸起了自己的头,卧槽王叹之你在想什么卧槽卧槽——

“小叹你在自残?”封不觉的声音和他身上的巧克力味一起传来。

巧克力味里面的奶油味几乎闻不见了,王叹之也不知道自己抽了什么风几乎是本能的大长腿一迈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封不觉面前,然后抱住他,把头埋在他肩上。

“?”封不觉的脖子被王叹之的头发蹭的有点痒,然后他就感觉脖子上传来的刺痛,“嘶,小叹你,真的属狗吗,我围巾刚摘下来没多久呢。”

王叹之没回答他,过了一会封不觉拍拍他的背,“这还在学校呢,虽然这时候没什么人,你要有事想说我们去我家?”

然后王叹之略略抬起头,在他耳边说话,呼出的热气拂过他的耳廓。

“觉哥我喜欢你,做我的Omega吧。”

封不觉的手停在半空,然后他听见自己笑着回答,“好。”

一切就像水到渠成一样,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说起来当时你怎么做到的,平时的羞涩呢,果然平时都是装的吗。”封不觉摊在沙发上,张嘴咬住王叹之举着叉子喂的一小块蛋糕,后者收回手,可疑的咳了一声,“那啥,当时不是快到发情期了吗。”

封不觉用死鱼眼翻了个白眼,“然后发情期你就把我给办了。”

“因为是你引起的发情期啊。”王叹之微笑,又戳了一小块蛋糕伸过去,封不觉张嘴咬住叉子,“不过你还真喜欢巧克力味的蛋糕啊。”

“因为是你的味道。”王叹之笑笑,自己也吃了口蛋糕,嗯,巧克力和奶油味融合在一起,满分。

Fin.

评论(15)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