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全职/双叶】并生 HPparo[上]


·带伞哥玩【X

一、

“哎老叶老苏,圣诞节你俩怎么过啊?”下了魔药课,黄少天在叶修和苏沐秋的前桌扭过身来,看着叶修和苏沐秋把那瓶冒着泡泡的粉红色液体倒进另一个药剂瓶里,塞好瓶塞,“诶靠,你们要干啥?迷情剂?”

而且那瓶粉红色的液体,看起来比正常的迷情剂还要颜色更深一些,黄少天打了个寒颤,他可不想知道这俩祸害又干了啥。

叶修看他,“还能怎么过啊……反正又不回家,沐秋你还回对角巷吗?”

“不回了……”苏沐秋把那瓶粉的诡异的药放好,“沐橙说想去霍格莫德。”

叶修和黄少天难得统一的鄙视的瞥他,后者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包裹,“啧啧老苏你个妹控,对了,王杰希让我转交给你的。”

“哦,叶秋又干啥。”叶修特别淡定,接过包裹,也没拆开,“行了咱们走吧,非要一直在这儿聊天吗?”

上魔药课的人早就走的差不多了,三个人赶紧蹿出了教室。

黄少天从斗篷兜里翻出几块糖,扔给叶修和苏沐秋一人一块巧克力蛙,“那你们假期要不要来我家?来我家玩包食宿哟。”

打开巧克力蛙,在它往自己脸上蹦之前苏沐秋一口咬掉了它的头,看的叶修在他旁边感叹这人太凶残。

嚼着巧克力蛙,苏沐秋看了看黄少天,“不用了,我们假期还有实验要做呢。”

叶修也笑着摆摆手,“行了好不容易不用被你荼毒我们的耳朵了,假期玩好。”

“我靠!我这么好心你俩就这态度!”黄少天从斗篷底下抽出魔杖,“叶修!来决斗!”

叶修连却邪都不拿,摊手,“行了打什么打,吃午饭去了。”

“嗯嗯我饿了。”苏沐秋帮腔。

“我靠!你们!两个!站住!”

……

其实吧,说不定该让叶修去黄少天家的,苏沐秋抱着自己的枕头,在床上翻了个身看着对面盘腿坐在床上拆着包裹的叶修。

苏沐秋苏沐橙兄妹俩是孤儿,小时候父母在事故中去世后就是两个人生活,叶修家里是个纯血统的家族,但是叶修进了格兰芬多,从此与家里决裂,后来两个人合伙在对角巷搞了一家小店,卖各式各样的小发明,经营的还不错。其实苏沐秋还会做魔杖,叶修现在用的却邪就是他的作品。

不要问为什么魔杖还有名字,这都不是重点,苏沐秋语。

所以其实他们缺的不是钱,是一个能称作“家”的地方。

叶修从包裹最底层翻出了一封信,字迹工工整整,跟他那说好听了是潇洒说不好听了就是丑的字迹根本不是一个风格,但就是这样的两个,却长着一样的脸。对,叶秋和他是双胞胎兄弟,但至少从表面上来看,除了外表两个人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苏沐秋看着叶修脸上出现了一个微笑,不带嘲讽的,单纯的笑,他又翻了个身,面对着天花板,这个人啊,根本没有任何需要担心的地方。

“沐秋。”

“啊?”

“明天去趟猫头鹰棚屋。”叶修挥了挥手里的信。

“……叶秋又给你买了啥?”

“不知道啊。”

去年是世界杯门票,前年是猫头鹰,大前年是不知道从哪儿弄的一些他们缺的材料,苏沐秋摇头,啧啧,估计
又是惊喜。

当叶修找到那个包裹的时候,其实整个人是有点懵逼的,苏沐秋三下五除二的帮他把包裹拆开,意味不明的拉长音调,“噫——彗星2000。”

出乎苏沐秋意料的,下一刻叶修没有抄起彗星2000来打他,而是歪了歪头,“叶秋他是觉得我会去打魁地奇还是怎么着?”

“……”苏沐秋也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说,“不然我们拆着玩?”

“你滚。”叶修白眼。

最终他还是把飞天扫帚放好然后回宿舍塞到了床底下。

二、

其实叶秋也不是那么乖,或者说只是看起来乖,毕竟人不中二枉少年嘛。

当年叶家兄弟俩其实在私下有一起悄悄的向往着格兰芬多,他们在深夜里一起嫌弃着叶家那些繁琐的规矩。

后来叶修带上分院帽,那顶帽子在他脑海中问他,“你
想去哪个学院?”

“……这不该问你吗。”

“你去哪个学院都可以的,所以现在要问你的意愿了。”

“……”叶修扭过头看着比他还紧张的盯着自己的叶秋。

当分院帽喊出格兰芬多的时候叶修平静的摘下帽子,转过身来给了脸色刷白的叶秋一个微笑,然后走向格兰芬多那桌。

“斯莱特林!”叶秋摘下分院帽,在斯莱特林的掌声中他隔着一段距离和自己的孪生哥哥对视,叶修依然给了他个微笑,叶秋咬咬牙,扭身走向斯莱特林的桌子,入学仪式上他的视线再也没和叶修对上过。

那时候只是单纯有点闹别扭的叶秋,没想到第二天就收到了两封信,一封是他和叶修在家养的猫头鹰小点送来的,另一封是一只他不认识的猫头鹰送来的,后来他才知道那是黄少天的夜雨声烦。

大略看了那两封信,叶秋抓着信纸就跑出了斯莱特林的宿舍,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

那两封信,都是来自叶家的,大意上的一声就是叶家从此没有叶修这个人,叶修还附了一小张羊皮纸,上面写着“嘿笨蛋弟弟我可是实现了你一直以来要翘家的梦想。”

叶秋半弯着身子扶着膝盖喘气,他这才想起来他都不知道格兰芬多的塔楼在哪,况且知道了他也没有进去的口令,他站在原地呆了半晌,最后又只好回身,往宿舍走。看来只能吃饭的时候逮人了,他想。

结果晚饭的时候叶秋没能找到叶修,他站在人流里脑海里“混蛋哥哥”这四个字刷了屏,然后他就被人拍了肩,一扭头,看见的是一头黄毛的带着金黄相间的围巾笑的灿烂的少年,“叶秋是吧,我叫黄少天,是你哥的室友,你哥正在宿舍装死呢,要不要过来?”

拎着一小袋食物的另一个格兰芬多跑了过来,“我去,黄少天你眼也够尖。”

说自己叫苏沐秋的少年晃晃手里的那个袋子,说那是给叶修带的,然后摸出一条金红相间的围巾问他要不要去找叶修。

“叶——修——!别装死了!给你带了饭!起来起来!吃饭了!”黄少天一推宿舍门进来,叶修仰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这才一天他就深切感觉到了这个室友的吵,以后日子还不过不过了。

结果下一刻他又听见一个突兀的声音,“哥。”

叶修“刷”的从床上坐起来,一脸见鬼的看着换上了格兰芬多的围巾,并且正站在他们宿舍门口的叶秋,叶秋身后苏沐秋把黄少天扯出了宿舍。

“卧槽,”叶修还没顾上喊住那俩卖队友的,叶秋就直接扑过来了,憋了半天的眼泪直接就下来了,被叶秋扑的又倒回床上的叶修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伸手拍拍自家弟弟的背,“别哭了啊乖。”

“哥……”

“咱爸的性格你知道的,他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现在肯定回不去了,”叶修扯出一个笑,“而且啊,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那就格兰芬多吧。”

“你确定吗?这条路会有点困难哦。”

“确定。”

苏沐秋和黄少天回来的时候叶家兄弟俩已经在床上抱成一团睡着了,苏沐秋扶额,“叶秋不回斯莱特林睡没关系吗?”

黄少天想了想,拿起羽毛笔写了个纸条,绑在夜雨声烦
腿上,把它从窗口放走了,过了不久夜雨声烦回来,黄少天看了下纸条,比了个OK的手势,苏沐秋好奇了一下,然后黄少天解释说他有个朋友叫王杰希在斯莱特林,附带一大堆对王杰希的吐槽。

后来黄少天把这事拎出来说,叶修胳膊搭在叶秋肩上,看着一脸平静的王杰希,“呵,大眼你居然认识这个话痨。”

王杰希叹了口气,“不是我想的啊。”

黄少天抽出魔杖要跟这俩人决斗。

叶修干脆把自己的一条围巾给了叶秋,反正他肯定会偷溜过来找自己,这样还方便点,不久后他就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一条银绿相间的围巾。

苏沐秋和黄少天在旁边感慨世风日下,然后黄少天打开一包多味豆,“啧啧,你们俩小心被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一起打死啊。”

叶修抽出魔杖挥了一下,黄少天手里的多味豆就飞了过去,被叶修伸手接住,黄少天拍桌而起,“卧槽!还我!来决斗!”

把魔杖抽出来,叶修笑,“行啊。”

黄少天怂了,坐了回去,出生在纯血统家族太犯规了卧槽,这些人都是从几岁开始学魔法的。

苏沐秋在一边笑谈话抢了颗多味豆,下一刻呛得惊天地泣鬼神,卧槽,芥末味的。

把围巾叠好塞进衣柜,叶修笑着戳了戳那个字迹工整的落款。

Tbc.

[中][下]
这篇应该还有两更_(:з)∠)_妈呀开学之前还能不能码完这篇【。
回去补作业了嘤嘤嘤【…

评论(9)

热度(53)

  1. 痴妄归人一叶悠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