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全职/双叶】并生 HPparo[中]

·努力码完这篇QUQ准备回学校了


[上]

三、


其实刚入学的时候还是经常有人阴阳怪气的跟叶修说:“哟这不是叶家大少爷吗。”之类的,但是叶修这个人吧,不光嘴炮技术过硬,魔法技术过硬,心理也过硬,这时候一般会特淡然的扭头,“哦,你好啊。”然后走人。


某位认识他挺久的同学如此评价他:“人至贱则无敌。”


如果有人跟叶秋提起他有个哥哥这事儿,叶秋一向会表现的特自豪,“对啊,他在格兰芬多。”


但是他们有的在魔药课上试剂瓶炸了,有的手里的巧克力蛙变成了真青蛙什么的,那都是另一个故事了。


因为叶家兄弟的深不可测,后来就没什么人敢惹他们了。


不,还是有那么几个例外的。


“苏沐秋你站住,你再不站住我把你开黄腔的事讲给沐橙!”叶修和叶秋并排坐着,连站都没站起来,书一合扭头冲着苏沐秋跑掉的方向喊。


事实上不是他不想蹿起来,而是他站不起来,苏沐秋刚刚摸过来给他俩的围巾用了个无缝咒,把他们的围巾一端连在了一起。


苏沐秋已经跑远,叶修重新打开了书,“下次他等着吧。”


叶秋扭头拽拽他俩的围巾,得出一个结论,“变成一条了。”


“不管它……一会儿再说吧。”两个人都穿着厚厚的衣服坐在湖边,实在不想从斗篷底下抽出魔杖,干脆就先这么呆着了。


这是圣诞假期之后一个雪天,正好是个休息日,一群有活力的人喊着要打雪仗,叶修其实真的更喜欢在格兰芬多塔楼的大厅壁炉旁边坐一会,结果还是被拉出来了,但是拉出来也没用,就算他平时拉稳了仇恨,一群人都想欺负一下这个体力其实挺渣的人。可叶修是谁啊,他一出来就跑掉了,找了个不显眼的地方窝着。


叶秋是第一个找到他的,两个人干脆平静的并排坐着看书聊天。然后找到他们的就是苏沐秋,叶修书刚翻完两页,就不出意料的听到了黄少天的声音。


两个对视一眼,叶修笑,“要不要一起玩他们一轮。”


“好啊。”叶秋也笑。


跑到他们刚才坐的地方的张佳乐黄少天苏沐秋几个人,下一刻地面上的雪突然扬了起来,糊了他们一脸。


还带着一条围巾的两个人击了个掌,转身步调一致的跑掉了。


“卧槽!这俩人!”张佳乐抽出魔杖对着叶修施了个缴械咒,叶修拿着却邪转身跟他对了个缴械咒,一边还跟叶秋吐槽,“我真的觉得刚刚直接把他们炸了算了。”


“你是想扣分?”听到这个声音,叶修跑步的动作顿了一顿,下一刻他特没形象的嚎了起来,“卧槽不是吧老韩!要打架单挑啊这时候来掺和不是你的风格啊!”


“幼稚。”韩文清不为所动。


叶修魔杖一挥,“飞天扫帚飞来。”


看着飞来的彗星2000,苏沐秋吐槽,“老叶你也够狠。”


叶修单手抓着扫帚,叶秋在他身后抱着他的腰坐稳,叶修伸手,“来呀来追我们~”


然后飞走了。


黄少天作为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找球手,那当然不能忍,但是他看了一下他们几张韩文清的脸色,还是安静的,把魔杖收好了。叶修,格兰芬多的传奇之一,面不改色的撩拨他们级长韩文清这项技能,连苏沐秋都自愧不如。


这时候张佳乐看着飞远的两个人,歪了歪头,“他们俩围巾……还连在一起?”


一个雪球“咣”的砸到张佳乐头上,一扭头看到赫奇帕奇的方锐和林敬言,方锐手里还拎着另一个雪球,“靠!居然偷袭!”


叶修和叶秋远离了即将开始混战的地方,目前正尝试着在被教授发现之前飞去魁地奇训练场,这个天气骑扫帚实在太冷,叶秋在后面把他们还是一条的围巾缠的更暖和一点,以至于他们跳下飞天扫帚的时候差点摔成一团。


叶修一边拽围巾一边抱怨叶秋围巾系太紧,叶秋耸耸肩说上面太冷了。


两个人把围巾调整好,然后就坐在观众席上,继续看书聊天。


尽职尽责的带着全队训练的斯莱特林魁地奇队的队长兼找球手王杰希同学,看着观众席上那俩人,叹口气,转回身来,“继续训练。”


不过,王杰希跨上扫帚,余光瞥了一眼他们的围巾,你们就不能用切割咒把围巾分开吗。


四、


叶修肩上站着小点,目不斜视的,难得挺直腰杆的,走进了斯莱特林的休息室。


他保持着正常来讲没可能出现在他身上的端正站姿走过斯莱特林的休息室,对和他打招呼的人点了头,然后走进了叶秋的宿舍。


叶秋他们宿舍里没人,下一秒叶修就原形毕露,又恢复了那种烂泥服不上墙的站姿,他扭头看向肩膀上的小点,小点跟他对视一眼,挺欢快的“咕”了一声。


小点是一只全身雪白的猫头鹰,个头不大,是叶家兄弟俩十岁的生日礼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叶秋他就是更喜欢叶修,一直就喜欢跟着他。


叶修对这件事是无所谓的,他比较喜欢拿本书,在花园里一躺,晒晒太阳,小点就停在他旁边,叶秋在旁边逗小点,逗久了小点就会过去温柔的啄他一下,叶修伸手摸摸小点,“别闹。”


叶家的花园里连只地精都没有,怪无聊的,叶修这么想着,忍不住笑了,然后他叹口气,把小点从肩上抱下来,“你怎么了啊你。”


叶秋是把小点带来了霍格沃茨,可是偶尔小点从叶家飞回来的时候会跑到叶修那里,有时候叶修会溜进斯莱特林休息室找叶秋,大部分时候他会把小点从宿舍窗口放走,让它去找叶秋。


可是这次小点任他怎么哄都不走,就瞪着黑亮的眼睛看着他,最后叶修实在没办法,把叶秋给他那条围巾翻了出来。


宿舍门又一次打开,叶修瞬间站直,保持着优雅的姿势把小点放到床头柜上,淡定的转身,对上了王杰希的大小眼,“……”


多亏了前十二年受的家族教育,他才能熟练的切换到叶秋模式。


“叶秋回家了,”王杰希看着叶修又站不直的靠到墙上,挑了挑眉,“你不知道?”


叶修当然知道,但那都一个礼拜前的事了啊,“他还没回来?”


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皱眉拿下小点腿上绑的信,上面的落款是叶修。


那是个花纹复杂典雅的信封,纯血统家族的习惯,叶修有五年没有收到过这样的信封了。


他跟王杰希说了谢谢,然后大步走出了叶秋的宿舍,穿过休息室,小点跟在他身后飞出了斯莱特林的地窖。


黄少天在宿舍保养自己心爱的扫帚,他看着叶修冲进来,扯出一个不大的背包往里面收拾起东西,“你干啥……?”


“回趟家。”叶修说,一边把一件针织衫塞进背包里。


“……卧槽???”黄少天放下润滑油,“卧槽我没听错???你说回家???家???”


你好烦,叶修翻了个白眼,没搭理他。


“老苏!你快回来一下!世界要不好了!”黄少天也没管他不说话,嚎了两句没听到叶修平常的嘲讽,这才发现叶修脸色难看的不行,他卡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叶修,“你没事吧?”


叶修把背包拉链拉好,“我没事,但我得回去把叶秋拎回来,跟沐秋说一声我走了。”


黄少天看着叶修匆匆的走出宿舍,后知后觉,“我去,他们把叶秋扣下逼你回去啊?”


然而叶修早就不见人影了,黄少天呆坐五秒,决定放下扫帚去找苏沐秋。


这边叶修走在去校长办公室的路上,信里附了一句“假已经请好了”,叶家真是该死的体贴。


“哦少年别这么急躁。”办公室门口右边那座石像朝他搭话,叶修没接话,说了信里付的口令然后钻进了办公室,留下右边那座石像在合上的门前对着另一座石像说,“现在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淡定了。”


左边那座石像没说话,但是点了下头。


叶修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校长坐在办公室后面对他微笑,问他,“准备好了?”


“好了。”叶修点了下头,他的目光越过校长落到后面一个柜子里,透过透明的玻璃柜他看到里面正在酣睡的分院帽。


校长扭过头,看向分院帽,他耸了耸肩,“它一直这样,每年都很难叫醒,有时候我都想换一顶算了。”


“我觉得不用换,”叶修接过校长递给他的飞路粉,“它还挺准的。”


“你的选择也不错。”校长说。


“我也这么觉得。”叶修把飞路粉撒到壁炉里,亮闪闪的粉末在火焰里飞舞,他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仿佛听到校长在身后说了句“祝你好运”,一阵眩晕之后再睁开眼,是记忆里很熟悉的装饰古典优雅的大厅,还有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


叶修捂住有点翻腾的胃,从柔软的暗金色的地摊上爬起来站好,他跟那个人对视,然后开口,“爸。”


tbc.

[下]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