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龙族/楚路】草萤有耀[一发完☆]

·作者脑子有坑系列

·好久没看龙族bug估计有

·本来是师兄生贺的……嗯因为学校迟到了【X


小时候从叔叔家溜出去的时候,路明非经常在晚上见到那些萤火虫,小小的,发出微弱却不会熄灭的光。他曾经抓过一只,装在瓶子里

,那只萤火虫死在那个玻璃瓶里被婶婶发现的时候他还被骂了一顿。

后来路明非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它们,这些小小的,会发光的生灵,还是适合夜晚的草丛。

再后来城市发展了,马路,高楼,几年之间整座城市变为了一座钢铁森林,小学毕业以后路明非就再也没见过萤火虫。

他还记得生物书上写过萤火虫,写它们的发光器,路明非撑着脸想想那些个夜晚,然后又睡过了一节生物课。

路明非曾经觉得楚子航这个人会发光,你看他走在仕兰里,所有人都看着他,简直是个移动式的光源,不是萤火虫那种微弱的荧光,是那种耀眼的,吸引人眼球的,让他觉得有些刺眼的光。

后来,直到后来,路明非才明白那刺眼不是因为楚子航身上的光圈,那是随着血统而来的孤独。

在仕兰的那个路明非对当年那个万人追捧的楚子航没什么兴趣,人家是光源是人家的事咯,他该当自己的败狗还是要继续的。所以他向来只是抓紧自己的背包带,从人群旁边走过,反正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他连那会发一点荧光的萤火虫都做不了。

然而世界这个东西嘛,永远不会让人好过,他会让你觉得自己在衰的不能再衰的时候发现,原来还能再衰一点。

再次见到楚子航时的经历路明非实在不愿意回想,这一天在他的黑历史记录上又创造了新高度,哪怕是他后来真的有了A级的实力变成了万人景仰的学生会会长,要是有熟人提起这事,相信路明非会迅速穿着昂贵的定制西装缩成团嘤嘤嘤,装作别人看不见他。

后来他居然跟楚子航混熟了,如果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仕兰时期的路明非,他大概只能收到一个白眼。

然后路明非发现楚子航这个人其实是个面瘫又八婆的人,其实真的……超级温柔。但是他也真的是个死小孩,动不动就拿命去拼。

可是啊,有这么个师兄,其实真的超级棒。

路明非忍不住想笑起来。

耳边好像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眼前的黑暗里闪过了熟悉的灿金色,路明非努力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双永不熄灭的黄金瞳。

——————

楚子航其实一直觉得路明非跟自己很像,在仕兰的时候他不止一次的在意过那个垂着头拖拉着步子的少年,他也曾经想过,如果那个雨天他叫住了路明非,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可是没有如果,所以他和路明非直到卡塞尔才真正认识,楚子航真的觉得,他们很像,忍不住想要帮他一把。

所以他淡然的挡在路明非前面,他告诉路明非,未来是你们的,未来的妹子们都是你们的,当时路明非要是喝多了绝对就一拍桌子站起来,楚子航你他妈的就是怂,你自己的愿望呢,你拿命拼了那么多次要的结果就是这个吗?!你甘心吗?!可是他没有,所以他只是一如既往的说烂话,插科打诨。

听到路明非冲他吼傻逼透顶的时候楚子航是笑了的,所以你看,我们很像啊。

在水底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楚子航让路明非走,等到意识渐渐回笼的时候,他和凯撒却都回到了陆地上。

有奇迹的地方总有路明非,有路明非的地方总有奇迹,可是人们依然相信他只是个废柴S级。

所以在冰海中,楚子航以为这就是终结的时候,他想起了那个满嘴烂话的师弟,他相信路明非,那个男孩心中的狮子终究会苏醒。

可是一切并没有终结,在全世界都忘掉了楚子航这个人的时候,只有路明非,就算他要质疑这个世界疯了,他还是要告诉这个世界,楚子航是存在的。他说他会记住楚子航,就像用了什么不可抗拒的言灵一样,他真的成为了全世界唯一的记得楚子航的人。

师兄你看,真的会有人记住你啊,所以不要次次都拼着命上了好吗。

楚子航看着那个少年,就算威压逼得他忍不住要跪下,他还是又往前走了两步,他喊,“路明非!!!!”

身上已经覆盖了鳞片的少年真的在呼唤声中睁开的眼睛,看到那双眼睛的一刹那,被称作永燃的黄金瞳的楚子航终于直接跪到了地上,但是哪怕是这样,楚子航还是笑了,“路明非。”

他在那双金色的眼睛里看到了熟悉的那个人,金色的瞳子里居然带了点迷茫,男孩眨了眨眼睛,“师兄?”

——————

跟命运比起来我们可能都只是一只只小小的萤火虫,脆弱,却坚定的发着自己那一点光。

路明非迷茫的看着楚子航,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然后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他的声音听起来都不像自己的了,路明非又后退了几步,“师兄,快走。”

他的心中有个声音在跟他自己说,毁灭这个世界吧,世界是我们的,路明非抓着自己的心口,狠狠的喊了句闭嘴,然而那个声音依旧萦绕不散。

对面楚子航站了起来,居然是还要往他的方向走。

“师兄你别过来。”路明非站在原地有点无措,他脑子里的声音越来越吵,他害怕自己控制不住,他已经,没命救楚子航了。

杀了他。

这个世界是我们的。

我们会让这个世界臣服。

杀了他。

路明非在原地抱头蹲下,把自己缩成团,“你他妈的闭嘴!!!”

楚子航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看见过这句话,但是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句话。

草萤有耀终非火。

可是就算它不是火,就算不能在黑暗中带来驱尽黑暗的燎原大火,它依然能够在黑暗中,带来那点希望的萤火。

路明非的瞳孔骤然一缩,因为他感觉到楚子航抱住了他,二度暴血之后楚子航的体温高的吓人,路明非能听到他心脏的跳动,能想象出那些猩红的,温热的液体是怎样在他身体里奔流不息。

杀了他。路明非心中的声音说。

他想一把推开楚子航让他快点走,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你还是这么怂,就算经历了这么多,最终还是个废柴的只有你,路明非苦笑着对自己说。

“路明非,”楚子航在他耳边说,“你是路明非。”

啊,耳边的声音停止了,路明非呆呆的抬起头,脸上不断冒出的细小鳞片有了褪下的趋势,眼神一如既往的无辜。

然后眼泪就像打开了开关,抑制不住的往外溢,他一把回抱住自己那个一根筋的杀胚师兄,一边哭一边喊,“师兄你个傻逼!”

“彼此彼此。”楚子航的声音里甚至带了点笑意。

路明非的眼睛回归了清澈的棕色,他看着楚子航眼中依然不灭的灿金色,蓦然想起了他在山顶见到的那些萤火虫,那些小小的,会发光的生灵,汇聚在一起,像是一个小小的银河一般飞向天际。

在命运面前,我们只是萤火虫又何妨,我们亮着自己的光,在黑暗中汇聚,依然能成为夺目的光源。

他们并排坐在一起,路明非看着自己身上褪不下去,反复不停冒出的鳞片,扭头对楚子航笑了,他摊了摊手,“师兄,杀了我。”

在混血种和死侍们的混战中,他们仿佛一座孤岛,那么平静却又孤寂。

楚子航的语气里似乎带着点无奈,“我的刀被你熔了。”

于是路明非笑出了声。

他顺着楚子航把他拉进的力道凑了过去,在这盛大的落幕下,他们第一次接吻。

Fin.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