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惊悚乐园/叹封】荒崖[上]

·莫名其妙的脑洞


·不知道在哪的时间轴


·其实有下的没时间码【【日



王叹之停好车,转到后面把他放在后座上的两大袋食物拎下了车。


在路人眼里这大概是一幅年轻有为的青年下班回家给媳妇做饭的画面,然而小叹事实上是拎着菜去找封不觉的。


在他印象里觉哥貌似已经吃了半个月清汤挂面了,王叹之叹了口气,拎着菜上楼梯,觉哥这种近乎自虐的行为让他相当无奈,这货最近好像也没干什么啊用得着整天清汤挂面吗。


封不觉过来开门的时候单手抱着笔记本,他抬头看了一眼王叹之拎着的菜,后退两步让王叹之进来,“等我半个小时。”


封不觉一副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好像早就猜到他会来一样,小叹认识觉哥多少年了,早就学会不对这种事感到惊奇了,不然又要被鄙视智商了……不过那可是觉哥啊,绝对发生什么事都有可能。


把东西放下之后王叹之后知后觉的想起,昨天晚上在游戏里自己似乎说过今天要过来,王叹之有种想要捂脸的冲动,被觉哥鄙视久了自己的智商真的变低了吗。


然后他一转身,看见觉哥抱着笔记本坐在沙发上,手在键盘上敲打着,小叹被吓了一跳,“觉哥你在赶稿?!”


封不觉白了他一眼,“小叹你这什么反应,我在你心中到底什么形象啊,我这么勤劳的人。”


万年压死线,脱稿拖到编辑上门查水表啊,王叹之在心中吐槽,他虚着眼回答又开始不要脸的觉哥,“哦,安姐快弄死你了吧。”


“……”这件事上封不觉还真不太好反驳,于是他干脆装作自己在安静码字。


王叹之笑笑也不继续吐槽了,把觉哥逼急了那该哭的就是他了。


半个小时啊,王叹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无聊的晃到封不觉的书柜面前,封不觉这个人阅读癖严重,家里缺啥都不会缺书,王叹之在书架上密密麻麻搁的满满当当的各种书里,一眼看到了最上层的一套福尔摩斯。


王叹之抬着头看着它们呆了几秒,然后笑了笑,低下头随手拿了本书,好像是哪位推理作家最近的新书。


在王叹之把书看了大概五分之一的时候封不觉的赶稿计划终于告一段落,他看了一眼那本书的封面。“那本挺无聊的,我跟你说凶手……”


“停,”王叹之迅速打断觉哥,“别剧透。”


封不觉撇撇嘴角,“凡人的智慧哟。”


“是是是我智商拙计。”王叹之虚着眼回答。


然后封不觉就去厨房开始他的中二料理制作了,在这样的背景音里王叹之开始继续看那本推理小说,不得不说,小叹也是十分厉害。


二、


“小叹你究竟是为啥跟我当了这么多年朋友?”


觉哥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王叹之手一抖差点把筷子上那块茄子扔下去,他把茄子安全的扔进碗里,然后抬头看对面的觉哥,后者不知何时放下了筷子,正双手交叉撑着下巴,胳膊肘支在饭桌上,一脸正直的看着他。


这又是什么测试吗,王叹之内心吐了个槽,不过他也配合的放下筷子,“觉哥你干嘛突然问这个?”


封不觉依然一脸认真,“我这个性格,正常人都不会接近,就算是勉强算得上朋友的人也不会多深交吧,然后你就跟我当了这么多年朋友。”


王叹之眨了眨眼,“所以呢?”


“……”封不觉有点挫败的扶了个额,“算了吃饭吧。”


其实这次封不觉还真没做什么奇怪的测试,虽说他也一个人过惯了,但是发现包青是九科的人之后,觉哥还是躺在床上好好的思考了回人生。


开始玩惊悚乐园以后,他的朋友在某种意义上多了不少,但是只要一下线,他还是那个一个人缩在现实的角落的封不觉,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他好像喜欢上了这种有人一起的感觉。


躺在魔法阵床单上的封不觉望着天花板,叹了口气,“有点不妙啊……”


“觉哥?”王叹之用筷子在觉哥面前晃了晃,后者卡了一下才回了神,“欸你在走神?有点少见啊。”


说真的封不觉这个人真的有点高功能反社会,发呆走神这种事还真的有点少见,所以王叹之想了一下问道,“觉哥你几天没好好睡觉了?”


“我没……”封不觉刚开口就看见对面小叹一脸“别装了我多了解你啊”的表情,于是他把没说完的话咽了下去,“三天。”


“……吃饭,然后去睡觉。”王叹之多温和的人,难得说话用了比较强硬的语气,封不觉还真……有点怂。


但是觉哥是谁啊,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那种,他伸手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青菜,一边还用一种耍贱的语气来了一句,“小叹你硬气了啊?”


努力绷住表情的王叹之差点破功,开玩笑,要是觉哥真的能听话他大概会觉得真正的觉哥被外星人抓走了,他要是能管住觉哥那估计觉哥那些各种奇怪的实验早就停止了。王叹之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不过能管一点是一点吧,这人自残的行为似乎愈发变本加厉了。


最后吃完饭王叹之把觉哥按回卧室,转身走出卧室的时候他似乎听到觉哥说了一句,“我可能会消失一阵。”声音很小,他回过头的时候看见封不觉安静的窝在被子里,好像已经睡着了。


王叹之回到客厅把盘子碗什么的收拾到厨房开始洗碗,走之前他又回去看了一趟封不觉,那个人已经睡熟了。王叹之走过去给觉哥塞了塞被子,他看着睡的挺安稳的封不觉,叹了口气。


觉哥最近怎么了啊,王叹之最后走出封不觉家的时候想。


三、


王叹之最近天天来封不觉家报道。


封不觉听到门铃,淡定的站起来开门,果不其然外面是拎着外卖的王叹之,这孩子前几天都是直接买菜这两天好像觉得跑来让觉哥做饭太麻烦他了于是直接改成了带外卖。


对此,封不觉在吃饱以后摊在沙发上拍拍自己的肚子,“我感觉自己快要被你喂胖了。”


王叹之坐在他旁边,扭头看着觉哥,一脸无害,“那挺好的,觉哥你太瘦了,该吃胖点。”


“……”封不觉扭过头看着电视,“我说你天天往我这儿跑累不累,不然你干脆住我这儿算了。”其实他是想表达,我现在还没想走,而且我要走你也发现不了。


结果王叹之表情灿烂的和向日葵有的一拼,“可以吗?”


“……可以。”


封不觉算是难得体会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小叹行动力MAX的真的回去拿了点行李暂住了起来。


觉哥靠着卧室的们框看着王叹之收拾自己的箱子,他用一种调笑的语气开口,“这么怕我不见?”


收拾东西的动作一停,王叹之站直身体转了过来,脸上没什么表情,封不觉看着那双平静的眼前,心里咯噔了一声,然后王叹之开口,“怕。”


封不觉没有再说话,走过去把王叹之的行李箱拎进了卧室,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晚上一起睡?”


“……”王叹之愣了一秒,“欸,觉哥我睡沙发就好。”


“算了吧你,又不是没一起睡过。”封不觉走出来,把家居服扔给小叹。


王叹之接住那套家居服,笑笑,“谢了。”


封不觉走向茶几去给自己倒了杯水,他端着杯子看着去换家居服的小叹,扯了扯嘴角扯出一个不太像笑的笑,啧,小叹你自找的,可别后悔。


从封不觉说完那句话之后王叹之就有点担心,他好不容易见到觉哥交了几个朋友,这是又想自己逃开了吗,为什么非要把自己放在人群以外呢,明明也会感到孤独,为什么又想变回自己一个人呢。


这个人,到底在害怕什么啊。


晚上躺在封不觉旁边的时候王叹之最近绷紧的神经稍微松了下来,他躺平在觉哥床上,觉得放松下来之后疲倦感开始往他的大脑上涌,封不觉好像翻了个神面冲着他,王叹之也并不是很想动。


封不觉看着已经陷入了半睡眠状态的小叹,安静的叹了口气,他伸手戳了戳王叹之的帅脸,“你自找的啊。”


翻了个身冲着天花板,封不觉笑了笑,他其实不是很想跑了呢,不过今天倒是个好机会啊。


tbc.

啊其实真的有下的就是不知道啥时候能码完了23333【你滚

评论(10)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