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惊悚乐园/叹封】荒崖[下]

诈尸啦诈尸啦

为了码字我还重装了次输入法OJZ

还记得上吗大家


封不觉醒过来的时候有一种要被勒死的感觉,他费劲的抬起头去看死死抱住他的王叹之,后者皱着眉表情挺不好。


做恶梦了?封不觉很努力的想从王叹之怀里爬出来,再不出来他大概要憋死了,然后他听到小叹声音不大的叫了一句,“觉哥。”


封不觉愣了一下,看着依然闭着眼的小叹,手下劲松了松,任由王叹之把自己抱得更紧。他伸手戳了戳王叹之的腰,啧这货看起来也不胖摸起来还是有点肉的,“小叹!”


觉哥交了好几声才把小叹从梦里拽了出来,王叹之一脸懵逼的睁开了眼,花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现实状况,他发现自己正死死抱着觉哥……


死死抱着觉哥……


我靠啊?!


一觉醒过来发现自己把自己的发小死死的抱在怀里,我现在就地挖个坑钻进去来不来得及,在线等,急。王叹之大脑简直死机了。


想太多了,王叹之同学,觉哥家又不是一楼。


“做噩梦了?”封不觉总算从王叹之怀里钻了出来,特别淡定的问。


懵逼的王叹之好不容易回过神,猛然想起自己好像是做了个梦,梦是……觉哥在他面前消失了。怪不得自己下意识抱住了觉哥,王叹之苦笑,坐起身来。


看着小叹的表情封不觉就懂了,他盘腿坐在床上撑着脑袋叹了口气,然后放下手,上身往前倾。


和觉哥面对面坐着的小叹就看着觉哥那张脸一点点放大,一开始他还歪了歪头表示了下疑惑,然后他就看着封不觉继续靠近,越过了安全距离。


封不觉在他俩脸快要碰到的时候停了下来,小叹整个人都僵硬了,他看着觉哥在他眼前扑扇的眼睫毛,觉得好像他俩认识这么多年从来没挨的这么近过。


王叹之觉得自己好像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直觉告诉他这个节奏有点不妙,他下意识的想叫一句“觉哥”,然而在他发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封不觉就坐了回去,翻身下床,走出卧室,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只留下一句“我去做早饭。”


这他妈逗他呢?!王叹之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在原地僵了一会儿,然后迅速的把自己的脸埋进了被子里,他觉得自己的脸绝对已经红透了——不管觉哥在做什么奇怪的测试,刚刚他居然有认真的想过要不要亲上去。


王叹之拽着被子在觉哥的床上打了个滚,他的心脏反射弧太长的突然急促的跳了起来。


卧槽,事情要遭,在厨房把煎蛋翻了个面的封不觉单手捂了个脸,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最后王叹之晃出来坐在餐桌边上的时候突然冒了句,“坏了,要迟到了?!”


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的封不觉语气有点无奈,“……今天礼拜六。”


“……哦,”王叹之放下心来,他看着一脸平静一点要解释的意思都没有的觉哥,那人把盘子放下脱下围裙拉开凳子坐下,递给王叹之一双筷子,小叹接过筷子,安静的开始吃饭。


诡异的平静,封不觉舀了勺粥,瞄了小叹一眼,在心里摇了摇头,如此评价道。



觉哥的脸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亲了他。


王叹之猛的睁开眼,入眼一片黑暗,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跳的有点快。睡在他旁边的封不觉还睡的挺熟,王叹之摸到旁边床头柜上的手机,5:40。


王叹之小心翼翼的下了床,走出卧室带上了门,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已经连着两天梦到觉哥了,连着两天就算了梦到就算了,梦到的东西越来越奇怪了好吗?!不过这全怪觉哥不知道烦啥抽好吗?!王叹之举着手机,叹了口气。


封不觉出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靠在沙发上睡着的小叹,手机放在旁边,餐桌上放着的包子和估计是从他衣服兜里摸出来的钥匙。


封不觉把他叫起来,小叹一脸没睡醒的茫然表情,有点可爱,封不觉在心里评价。


然后下一刻清醒过来的王叹之突然没头没尾的冒出来一句,“觉哥你不走了吧?”


“啊,”封不觉垂着眼角,嘴角勾起来了一下,“暂时不。”


“暂时?”


“……啊吃早饭吧,”封不觉直接拐了个话题,虚着眼望着天花板,“我怎么觉得…这篇文的作者写吃饭写上瘾了呢。”


王叹之从沙发上站起来,表情大概还是没怎么睡醒,“也许一个人吃饭和和别人一起吃饭的意义不一样吧。”


他说完就发现觉哥扭头盯着他,表情倒是挺平静,就是平静的让他有点发毛,“怎么了?”


封不觉摇摇头,走向餐桌。


小叹…小叹有点想把手里的手机摔了,往常封不觉也喜欢卖关子,但至少他卖关子就是等着别人问他,但是最近这人根本不知道在想什么啊,还能不能交流了。


然后这两天封不觉用实际行动告诉小叹,不能交流了。


王叹之在觉哥家住了两天,要说觉哥跟以前不一样吧,也说不出是哪里不对,但是王叹之就是觉得这人最近不正常…虽然觉哥这个人就没正常过吧,至少最近封不觉越来越喜欢叹气了。


而且每当王叹之想问点什么的时候,觉哥就会淡定的转移话题,王叹之同学捏紧了手里的书,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所以当王叹之忍无可忍的在封不觉扯开话题的时候一把拽住觉哥手腕的时候,封不觉只是淡定的调戏了一句,“下一步是要壁咚?”


王叹之做了一个深呼吸,好的你自己说的,他就真的把觉哥环在了自己和墙之间。


小叹比封不觉高一点,后者一副放松的表情靠在墙上,视线略略抬高看着他,王叹之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在看你有没有切换人格。”封不觉淡定的回答。


“……”王叹之又一次深呼吸,王叹之你淡定,不能再被觉哥带跑了,然后他特别认真的看着封不觉,“到底怎么了啊?”


“什么怎么了?”觉哥歪了歪头表示无辜,要不是空间所限估计他还想摊个手,“小叹你真的硬气了啊,我警告你啊……”我现在可不一定打不过你啊。


后半句话被消音,因为王叹之恶向胆边生的单手扣住觉哥的脑袋,低头亲了上去。


封不觉倒是根本没挣扎,只是眼睛里难得划过一丝惊讶,分开之后王叹之笑的挺灿烂的,“觉哥你想说这个吧?”


“……你真的切换人格了吧。”封不觉虚着眼吐了个槽。


……这个梗还玩不完了是吧。


六、


有一座荒崖,没有船敢靠近它,也没有鱼愿意游过来,甚至连在他身上落脚的鸟都没有,可是有一天,有一条鱼游了过来,和它成了朋友。


我一个人也一直过的很好,荒崖这么想,可是这不妨碍它拥有了一个很好的朋友。


鱼经常会从各种地方带来奇怪的东西给它看,荒崖的生活渐渐变得有趣了起来,然后有一天,荒崖突然有点害怕,自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要是再回到之前那样怎么办,于是它问那条鱼,“你为什么要跟我做朋友啊?”


给荒崖捧来一丛海葵的鱼抬头看它,“做朋友……有什么为什么吗?”


“可是大家都不愿意靠近我。”荒崖这么说。


于是鱼笑了,它欢快的吐出一串泡泡,“因为我喜欢你啊。”




“是我的错觉吗?”若雨靠在椅背上,扭头看着安月琴,“不觉最近的连载,似乎有点治愈?”


“不是错觉,”安大小姐摇摇头,“不知道最近他抽什么风了,最近居然都不拖稿了。”


治愈,不拖稿,这俩词放封不觉身上那真是怎么想怎么诡异。


王叹之坐那儿一声不吭的吃着薯片,古小灵无聊的晃了晃手里的杯子,“团长呢。”


地点,王叹之的会议室,地狱前线这群人难得凑到一起准备一起排个本,结果来的最晚的依旧是他们团长。


封不觉打着哈欠推开门走进来,坐到王叹之旁边,无比自然的张嘴咬住后者投喂的薯片,然后才开口,“大家好啊。”


古小灵捂脸,“这对狗男男闪瞎人眼啊。”


“说什么呢,”封不觉摆出一个贱兮兮的笑,“那你不早得瞎了。”


说完他站起来侧身躲过古小灵扔下来的饼干,打开会议室的门,往外走,“走啦走啦排本去。”


“团长你信不信我一会儿大义灭亲先干掉你!”古小灵跟着窜了出去。


留下小叹,安大小姐,若雨,小叹看着两位盯着自己的美女,慢悠悠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笑笑,“觉哥他……最近心情比较好。”


说完他走到会议室门前,“咱们也走吧,去排本。”


若雨扭头跟安月琴对视了一下,两个人也走出了会议室。


他们不会真在一起了吧……?


谁知道呢。


Fin.

回去码喻黄叶【【。

评论(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