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全职/喻黄叶】莫道年少[上]

·师生梗

·3p结局注意

·高三修罗场之前最后更更文【【

一、

“黄少天是不是讨厌我啊?”叶修看着喻文州放下一摞练习册,突然开口问道。

喻文州有点惊讶的回头看着他,思索了一下,愣是选了个折中的答案,“呃,其实也不是,他只是和魏老师很熟。”

高二这年,叶修接了黄少天和喻文州他们班,原来的班主任魏琛又下去接了新一届的高一。

叶修和魏琛都是教数学的,黄少天和喻文州是数学课代表。

但是黄少天同学似乎有点小情绪。

楼道遇见叶修不打招呼也就算了,一向叽叽喳喳的家伙上课绷着个脸一副放空的状态,叫起来回答问题倒也能答得上来。

“哦……”叶修一脸恍然大悟,“因为我一开始槽了老魏几句嘛。”

叶修拍拍那沓练习册,哦黄少天估计又没交,喻文州笑了一下,“少天他写作业了。”

对,黄少天他不是不写作业,他就是不交而已,叶修有点哭笑不得,“我那开玩笑呢。”

“少天他只是喜欢魏老师而已,”喻文州笑了笑,“那老师我先走了,快上课了。”

歪歪扭扭的摊在椅子上的叶修挥了挥手,“去吧。”

目送喻文州出了办公室,叶修从兜里摸出了手机打了个电话给魏琛。

“喂,老魏啊,你家黄少天闹别扭呢。”

“……”魏琛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黄少天是班上跟他混的最熟的,也是他最喜欢的学生之一,就是性子还得练练,想想喻文州多让人省心啊。虽然这样,黄少天也不至于跟叶修置气吧,魏琛有点奇怪。

讲完原因,被魏琛带着骄傲的语气嘲笑完之后,叶修翻开了那摞作业。

说起来魏琛班上气氛挺活跃,大概是魏琛这个老不正经(叶修语)带的,叶修人也比较随和,笑笑闹闹几天倒是和班上同学混的挺熟。

手下翻开那本作业字迹工整清秀大题思路步骤清晰,喻文州的。

喻文州这个人特点也很明显,有一点少年老成的感觉,待人挺温和但是不温不火,全班起哄的时候一班闹腾的人,和一个在中间微笑的喻文州。

感觉这孩子不是很好对付啊,叶修在那一页右下角批了个日期,一边漫不经心的想。

怎么说呢,立flag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魏琛打了电话过来,上来第一句就是“老叶你周末能上游戏吧?”

“啧,”叶修单手合上喻文州的作业,“我在这儿担心学生你在想周末副本呢啊?”

“说什么呢,我想到办法了。”

“哦,”叶修在电话这头眨眨眼,“那感情好啊。”

二、

叶修看着对面那个叫夜雨声烦的剑客在竞技场房间频道里一句接一句的刷屏,总体意思概括一下就是“我不服,再来一局。”

他把嘴里只剩下最后一小节的烟拿下来在烟灰缸上摁灭,扶了个额,然后点了开始。他是知道黄少天话多的,但是他到了游戏了似乎变本加厉了……语音频道一起刷,叽叽喳喳个不停都快把战斗音效遮住了。

“哎你到底是谁啊你挺厉害的啊!我们会长叫我来跟你PK我就来了但是你谁啊!干嘛不开语音英雄说句话呗!”被虐了三局也没影响黄少天的兴致,一边越战越勇一边叨叨个不停。

开着战法小号的叶修简直想拔了耳机,他开了麦,“呵,你猜?”

对面黄少天愣了一下,“英雄你声音挺耳熟啊……”

叶修对着屏幕翻了个白眼。

过了一会儿夜雨声烦的动作忽然停了,黄少天在耳机对面喊了一声,“卧槽?!”

“哟,黄少天同学,”叶修也停了操作,“还打吗?”

黄少天咬牙切齿的挤出一个字,“打。”

夜雨声烦再次冲上,靠,魏老大你坑我坑的好惨啊。

对面夜雨声烦又一次倒下,叶修摸出根烟叼上,看着黄少天飞快的退出房间,虽然老魏是让他往死里虐,打到黄少天服气……但是这么打击人家是不是不太好啊,他叼着烟看着老魏发来的私聊问他黄少天死了几次了,叶修手速飞快的回了一句,“真是你亲学生啊。”

迎风布阵:不,是你的亲学生

叶修忍下了回过去一句“是你亲儿子”的冲动,毕竟解决黄少天还得靠老魏呢是吧。

魏琛发来“搞定了”这三个字的时候叶修正在副本里,他啪啪啪的把自己憋了半个副本的那句话发了过去,老魏亲切的发过来一个滚。

过了一会儿迎风布阵又发来一条私聊,“好好教他们”

叶修几乎是秒回,“那当然,我可是有职业素养的。”

迎风布阵:……

君莫笑:一会儿一起下本吗

迎风布阵:行,我带上少天

君莫笑:……卧槽你别

君莫笑:我耳朵还没缓过来呢

魏琛敲过去“哈哈哈”然后转身就戳了夜雨声烦,“一会儿一起下本呗”

黄少天挺快的回了个好,之后他在本里发现了叶修之后的心理活动……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三、

少年人心性,仇恨值来得也快去得也快,黄少天周一开始就恢复了正常,破天荒头一遭的和喻文州一起去办公室送作业。

“你不讨厌叶老师了?”喻文州看起来并不惊讶的问。

黄少天鼓了鼓脸,“本来也不是讨厌,谁让魏老大一声不吭的就走了,”他把手里的练习册往上掂了掂,“前两个礼拜辛苦你了舍长,中午请你吃饭啊~”

“哟,合着我是被迁怒呗。”办公室门口传来叶修的声音,黄少天扭过头看见正走出办公室的叶修,“……”

叶修眨眨眼看着莫名僵住的黄少天,这孩子也不知道是有点尴尬还是怎么着,愣了几秒之后也不管自己怀里还抱着一摞作业就往前窜了两步,叶修第一反应是伸手扶住了那摞摇摇欲坠的作业,“来PK!PKPKPK!”

把作业最上面那摞抱起来,叶修转身走进办公室,一边走一边吐槽,“被虐上瘾了啊?烦烦?”

“烦烦是什么鬼啊?!”黄少天头发都要炸起来了,“有你这么给学生起外号的吗!?还是贬义的!贬义!懂吗!哦你是个数学老师……”

叶修伸手摁住黄少天的肩膀打断了他,“黄少天同学,是你先跟我耍脾气不好好听课的吧?还是迁怒,这算什么?不尊重老师?”

叶修一句话把黄少天噎的蔫了,一直站在旁边的喻文州忍不住笑着咳了两声,黄少天哀怨的扭头看他,“舍长…”

喻文州清清嗓子表示自己不笑了。

看着这俩人的互动叶修笑了出来,又拍了拍黄少天,“行了,下次月考数学130以上我就跟你打。”

对一般人来说这分数有点高了,但是黄少天毫不犹豫的接了一句,“真的?”

叶修点点头,“真的。”

他还在思考分是不是定的太低了,喻文州就笑着接了一句,“我也要。”

“文州你也玩啊?”叶修扭头看他。

“那天那个术士是我。”喻文州笑笑。

那天魏琛确实不止带了黄少天来,另外一个是个叫索克萨尔的术士,原来是喻文州,叶修歪了歪头,突然问道,“文州你没跟老魏学着猥琐流吧?”

喻文州平静的摇头,“没有。”

旁边黄少天已经笑趴了。

“诶我说真的,他猥琐起来打着可费劲了,”叶修啧啧着感慨了一句,环顾了一下空荡荡的办公室,“话说该吃午饭了吧,教工食堂来不来?”

“老师来学生食堂吧,”喻文州笑的特别纯良,“少天请客。”

“舍长!不带这么记仇的!”黄少天哀嚎,“我又没说你猥琐流!”

叶修从善如流的跟上一句,“那也行啊。”

“……”黄少天,卒。

Tbc.
大概还有个中和下(:3▓▒

[中]

[下]

评论(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