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全职/喻黄叶】莫道年少[中]

·码个字回去淦作业


[上]



四、

叶修从兜里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他抬头看向操场上那个刚进了一个球对着这边笑的灿烂的黄少天,坐在他旁边的喻文州微笑着比了个赞的手势,然后黄少天又欢快的蹦回了篮球场上的战斗。


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叶修看着喻文州白净的手指翻开手上的那本书,有点走神的想。


课代表本来就是最容易跟老师混熟的学生,何况还有黄少天这样的性格,于是他对叶修的称呼从老师直接变成了老叶,喻文州倒是没跟着改口,幸亏没改口,喻文州这么喊他那画面怎么想怎么美。


被盯了一会儿的人扭过头来,喻文州眨眨眼,问他,“老师,怎么了?”


“啊,”叶修把头扭回去,“文州你怎么不去打球?”


喻文州笑,“老师想看我打球吗?”


叶修略无语的把头扭过来,看着笑的一脸纯良无害的喻文州,安静的扶了个额,叹了口气,“文州你撩妹技能简直满点,但是这句话放在这里语境不对。"


“我记得老师你是个数学老师,”喻文州看着叶修一脸“你TM在逗我的”表情,没绷住,笑出声来,“说什么语境的问题啊。”


伸手过去把喻文州的头发揉乱,叶修也笑了起来,“行了去玩吧,我在这儿等你们。”


冬日的暖阳里,叶修坐在操场边上的长椅上,看着操场上一群少年们,喻文州加入战局后黄少天似乎蹦跶的更欢脱了,看着他们,叶修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


再睁开眼的时候叶修是有点懵的,他看着天色再扭头看到了摸出了作业在写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喻文州似有所感的抬头,微笑,“老师你睡着了。”


黄少天合上作业往书包里塞,“老叶你终于醒了!我快饿死了!吃饭去吃饭去!学校人都快走光了!”


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还好,不是太晚,叶修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吧,我也饿了,你们干嘛不叫我?”


造成今天这个状态的原因是叶修突然说要慰劳一下辛苦的课代表,说要请他们吃饭,结果叶修就在操场的长椅上睡了大半场篮球赛。


“看老师你睡得很熟就没叫。”喻文州把书包背好。


黄少天比喻文州动作快,这时候已经开始蹦跶着往校门走了,一边走一边回过头来,“对啊对啊叫人起床最丧心病狂了!每天早晨都有要把闹钟砸了的冲动有没有!反正我是最烦被叫起来了!”


“行了,”叶修伸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喲这孩子身高快赶上自己了,“火锅店走起。”


黄少天把叶修的手甩开,“别摸头!我还要长个!”


喻文州微笑着整整书包带,跟上前面的那两个人。


五、


一个办公室的隔壁班班主任兼叶修他们班生物老师方士谦某天突然问叶修,“你有没有觉得黄少天和喻文州天天往办公室窜?”


叶修慢悠悠的从自己的教案本上抬起头,“啊?有吗?天天送作业啊。”


方士谦无语,“我想说他们有事没事来办公室。”


“你们家大眼不也天天来送作业,”叶修手上的黑水笔在修长的手指上转了一圈,“你想太多吧?”


“……”方士谦不太想说话。


过了大概有那么二十来分钟王杰希抱着一摞作业本走了进来,放在了方士谦的桌子上,叶修隔着一张桌子冲方士谦挤挤眼,下一秒王杰希把顶上那本数学练习册拿起来转身走向了叶修,兼任方士谦他们班数学老师的叶修同志心底的小人哀嚎了一声。


不是说王杰希人怎么样,这孩子也是难得的好学生,就是思维太发散每次做题思路让老师们格外招架不住,每次都得拼命揪住王杰希思维的小尾巴,把那有如是星星射线一般乱飞的轨迹理顺。


结果这边讲题才进行到一半呢,喻文州和黄少天敲了敲门也进来了,喻文州手里拿着沓答题卡,这次轮到方士谦冲叶修挤眼了。


问题是叶修他没看到,他前面是办公桌左边是王杰希还有走过来的喻文州黄少天,这要他怎么通过重重阻碍再搭理方士谦。


于是被无视的方士谦就看着自家班长兼课代表王杰希同学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喻文州黄少天,然后干脆利落的拿起练习册说,“老师我自己回去再想想,老师们再见。”


方士谦憋笑憋到内伤的回了一句再见。


叶修回头看了一眼方士谦,从脚下的一个纸袋里摸出一个保鲜盒,“吃不吃菠萝?”


“吃!当然吃!”来着说个吃都要多说几个字的黄少天。


“谢谢老师了。”喻文州笑笑。


把笑彻底憋回去的方士谦顺了口气,“老叶我也要。”


“跟学生们抢吃的你好意思吗?”叶修瞥他。


最后叶修意思意思吃了两块剩下的让黄少天和喻文州拿去班里分了,话说本来就是给他们带的,因为这俩孩子时不时的带点吃的啊,亲戚去外地带的特产啊什么的过来,叶修撑着脸把桌子上多出来的橙子和威化饼干放在一边,就听见方士谦幽幽的来了一句,“关系挺好啊。”


叶修头都没从手上下来,“怎么?羡慕?”


“谁说的,”方士谦特自豪,“杰希会做饭!”


“啧啧啧。”叶修摇头。


另一边回班里的黄少天问喻文州,“王杰希他刚才笑什么呢?”


黄少天性格是大大咧咧,但他也是个相当敏锐的人,刚刚王杰希那个诡异的笑他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


喻文州笑了笑,没说话。


“喂!班长!”黄少天跳脚,“别卖关子啊!你跟老叶学的吧!”


“呵呵。”


六、


离高二结束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候王杰希跑来跟喻文州和黄少天说叶修生日快到了,黄少天第一反应是蹦起来,“卧槽老王你跟我说干什么!居心叵测啊!”在王杰希那双大小眼平静的注视下黄少天闭了嘴,过了两秒才说,“老王你怎么会知道的。”


我靠为什么王杰希知道我们不知道啊,黄少天的小失落在心里滚了一圈,然后他听见喻文州带着笑意的声音,“方老师让你跟我们说的吧。”


王杰希没接话,喻文州继续说,“方老师让你跟我们说的吧。”


王杰希笑笑,点点头。


用方士谦的话说是想看到你们叶老师被吓一跳的样子,王杰希盯着他不说话,方士谦笑笑接了一句,“叶修他真的是个好老师。”


所以五月二十九号那天叶修一推门就被喷了一身的彩带,他站在门口身上挂着五彩的彩带,看着讲台上堆着的各种生日礼物,叶修扭过头来眨眨眼语气带着笑意问道,“这是哪位勇士通风报信了?”


全班扭头看向坐前后桌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喻文州一脸无辜的笑,黄少天笑的灿烂的小虎牙都露出来了,叶修一边把头上的彩带往下拿一边点点头,“我就知道是你们俩。”


叶修那是谁啊,一秒就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知情的人都默默点了根蜡给方老师。


叶修笑笑比了个“嘘”的手势,“既然大家这么热情,那就悄悄告诉大家一个消息。”


一班人看着讲台上那个卖关子的人慢慢把修长漂亮的食指移开,叶修终于又开口,“高三还是我带大家。”


“耶——!”整个楼道里充满了他们班的欢呼声。


第三节课去王杰希他们班上课的时候叶修留了个心眼,从后门悄悄的走了进去,一班人在课间聊天的聊天问题的问题打闹的打闹,不过叶修没放松警惕,开玩笑,那可是王杰希,他那脑回路做出啥事都有可能。


果然上课铃响的时候王杰希突然喊了起立,把低头拿粉笔的叶修吓的手一抖,他抬头刚想说话然后全班就唱起了生日歌,叶修在他们唱完的时候鞠了个躬说谢谢大家,然后王杰希突然说,“老师,闭上眼。”


一群人起哄,叶修也就照做了,等到大家让他睁开眼的时候讲台上放了一个蛋糕,王杰希站在讲台旁边,叶修笑“谢谢大家了,不过数学课可不支持奶油大战哦。”


全班笑了起来。


叶修回办公室的时候顺手带了块蛋糕给方士谦,他笑着把蛋糕递过去,“谢谢你了啊老方。”


他这句话把方士谦吓得不清,方士谦瞪大眼不敢接蛋糕,脸上还沾着块儿奶油的叶修呵呵笑了一声,“所以我把你也给卖了。”


“……”


Tbc.

[下]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