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全职/喻黄叶】莫道年少[下]

·3p结局注意

·码完啦——————

[上]

[中]



七、


喻文州和黄少天自觉把大家送的礼物、贺卡什么的收拾好送来啦办公室,叶修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一大堆东西愣了一会儿,然后开始看那沓贺卡,他一边想着这下子是不是要翻翻全班同桌生日,一边翻到了最后一张,“……”


是他和喻文州黄少天在火锅店的合影。


翻过来背面黄少天的字龙飞凤舞,“晚上我们请你吃饭啊!!!”底下跟着一个“^ ^”,右下角是一个小剑客和一个术士的Q版。


叶修拿着那张贺卡想,自己好像有很多年的生日都是自己过的了。


然后他就经历了一个自己二十八年来的人生中最惊吓的一个晚上,他,被自己的学生们,告白了。


叶修酒量不太行,喝了一点啤酒倒也不至于怎么样,喻文州说“我们喜欢你”的时候叶修愣是觉得那一点点酒精作用也被吓醒了。


对面黄少天难得言简意赅的补充了一句,“恋爱的那种喜欢。”


叶修放下杯子,“你们知道你们说了什么吗?”


两个人点了点头,叶修沉默的站起来,转身走掉了。


黄少天当时就想站起来被喻文州摁住,他说,“让他想想。”然后对已经走出了五米的叶修说,“叶修,我们是认真的。”


他们知道叶修听到了,因为叶修脚步停了一下,然后加快了步子。


叶修逃跑一样的在街上越走越快,他走到自己住的公寓楼下的时候终于停下了步子,扶着墙喘气,黑暗中他的耳朵微微泛红。


他早该知道的,发现有点不对的时候,方士谦提醒的时候,他不该让这件事继续下去的,全都是他咎由自取。


回了家叶修躺在床上看着一片黑暗,喻文州,黄少天,喻文州黄少天……


他烦躁的翻了个身,卧槽,真的睡不着啊。


于是他爬起来上了游戏,登陆没多久魏琛就发来私聊,说文州让你看邮件。


君莫笑:……


迎风布阵:怎么了?吵架了?


君莫笑:不是……想太多


叶修点开邮箱看着索克萨尔发来的那封邮件,沉默了半晌,咬咬牙点开了它,邮件并不长。


“我知道这件事有些难以接受,但是我和少天是认真的。


请老师好好想想吧。


PS:不会影响到学习的,请老师放心^ ^”


盯着那封简短的邮件看了一会儿,叶修忍不住苦笑起来,好你个喻文州,刚喊完叶修这时候又开始喊老师了是吧,心脏啊。


不过就喻文州这个性格,叶修相信他们肯定是认真思考过的,认真的。


叶修最后还是退了游戏关了电脑,躺在家里一片寂静的黑暗里,叹了口气。


八、


“你家课代表们怎么惹着你了?”方士谦如是问道。


“……没有啊为啥这么想。”叶修看着自己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心想你们能不能有点新意,为什么第一反应都是吵架了啊,就听见方士谦慢悠悠的接了一句,“因为感觉是你单方面不好好理他们。”


叶修一口气噎在嗓子眼里,他最近是对喻文州和黄少天比较冷处理,但是这有那么明显吗。他扭头看向方士谦,方士谦特别无辜的耸耸肩,“你都不带吃得来了。”


其实叶修这个人相当懒,他对吃的也没啥执念,经常性的泡面外卖度日,前一阵喻文州和黄少天每次来都带吃的他才开始买些东西,其实就是给喻文州和黄少天他们带的。日子过得太好他还胖了几斤。


但是他停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不仅没停还变本加厉了,他在的时候不要就趁他不在的时候跑过来放吃的,论为什么叶老师的桌子上的零食快要呈几何倍数的增多了。


叶修扶着脑袋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该跟喻文州和黄少天谈谈了,但是他真的不想去找他们了。


结果他还在这儿兀自纠结着呢,让他纠结到胃疼的两个人就敲门走了进来,他有点心塞的扭头看他们,喻文州纯良的笑笑,黄少天欢脱的扬扬手里的答题卡,叶修面无表情的扭回头,对面方士谦绷着嘴角假装自己在盯着电脑屏幕。


……喂老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看戏,叶修心很累的叹了口气,他把头扭回去,对着喻文州和黄少天说,“咱们谈谈?”


黄少天那一瞬间看起来有点慌,他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喻文州。


喻文州脸上的微笑依旧,他平静的回答,“好。”


推开椅子站起来,叶修抽走了黄少天手里无意识被捏的死死的答题卡,放在办公桌上,顺手推着两个人出了办公室,他头也不回的留下一句,“行了老方别看了,你们班实验报告做完了?”


留下一个自己对着报告悲愤的方士谦。


叶修带着两个人爬上了天台,上课铃响起的时候他后知后觉的扭头,没等他开口喻文州就接了一句,“下节课自习。”


叶修点了点头,他看着眼前这两个少年,“我们该谈谈了。”


九、


有时候喻文州也会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叶修,他是自己的老师啊,他这么提醒自己,喻文州这个人算是比较理智的,但是人再怎么理智也骗不了自己的心,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盯着那个人,最后他放弃一般的告诉自己,放弃挣扎吧,然后陷了进去。


黄少天有时候也会想这个问题,他问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么不要脸的人自己的审美这是没救了么,最后认命一样的告诉自己没救就没救了吧,他自认是个挺坦率的人,喜欢就喜欢吧,对,他就是喜欢叶修。


所以叶修还没开口就被眼前这俩熊孩子抢了白。


“叶修我喜欢你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真的喜欢你——”一向口齿伶俐的黄少天开口绕了个长句子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叶修我喜欢你。”喻文州平静的说了一句,看叶修想说话又开口把他噎了回去,“别说我们还太小,我们马上十八了。”


“嘿,”叶修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这么怕我说话啊。”


喻文州眨眨眼,黄少天悄悄捏紧了拳头。


“我没觉得你们幼稚什么的,”叶修耸耸肩,看起来有点想找根烟抽,“我是觉得既然你们这么认真,那我应该好好想想。”


“你不用从我们两个里面选一个。”喻文州突然接了一句话差点没把叶修呛着,黄少天点点头,“结果呢?”


叶修笑了,“结果啊……你俩先给我好好高考吧。”


“我去你这算什么回答。”黄少天当时就蹦起来了,他那紧绷着的神经经不起撩,喻文州看看依旧笑着的叶修,伸手拉住黄少天,也笑了起来,“好的。”


叶修站在天台上看着两个人走远,慢悠悠的摸出根烟点上。


后来有一次班会的时候叶修站在讲台上说,“谈恋爱的都收着点啊,等你们考完了我绝对不拦你们。”


底下一班人都一脸正直,但是……叶修笑着开口,“看你们班长和副班笑的,我说你俩不会在一起了吧?哪位同学知情不报啊。”


全班扭头看喻文州黄少天,下一秒笑成一群神经病,喻文州和黄少天也在其中。


那天叶修在办公室逃跑未遂被壁咚的时候,他心里第一反应是幸亏办公室没人,第二反应是文州已经和自己一样高了,他靠在墙上笑,“说好的先高考呢?”


喻文州眨眨眼,语气特别无辜,“谁让老师你先撩我们呢。”


看着认真装作自己很无辜的喻文州和旁边笑的小虎牙都露出来的黄少天,叶修深切觉得,自己好像招惹上了两只不得了的狼崽子啊。


十、


高三的日子过得很快,一群正值人生中最灿烂的年华的少年少女们在狭小拥挤的教室里,在茫茫无尽的题海里,为了自己的梦想,为了以后,静静的绽放。


不是没有学到烦躁的时候,黄少天心里暗暗咬牙想把习题集烧了也不是一两次的事儿。


万幸他们还是坚持下来了,送考的时候叶修第一次在他的学生面前点了根烟,他叼着烟语气还是一脸云淡风轻,“你们已经足够优秀了,打赢高考这场仗,足够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考的都不错,他们两个平常在年级里本来也是学霸级的人物,高考发挥也很平稳,一起考上了本市的名牌大学R大。


“也幸亏是咱们市有好大学,不然你们准备怎么办。”叶修有点想摸根烟,但是喻文州和黄少天搬来他家之后把他的烟都给收了,这让他有点心塞,而且在外面抽一根他们居然还能闻出来,一个个的都是狗鼻子。


“也许会留下呢。”喻文州穿着围裙端着盘菜出来,笑着说。


叶修看着喻文州想这孩子怎么上了大学之后心更脏了,一边走进厨房盛饭,“要是这样你们敢留下,我绝对打不死你们。”


“哎哎说什么呢!”黄少天钻进厨房端走叶修手里那碗米饭,另一只手顺势环上叶修的腰,“反正也没有如果是吧!有如果我们就把你拐走是吧班长!”


上了大学喻文州依旧是黄少天他们班班长,估计这称呼几年以内黄少天是改不掉了。


叶修一手拿着个空碗一手拿着饭铲,一时间决定不了是拿铲子敲他呢还是把碗直接扣他脸上。


喻文州笑吟吟的也走进厨房,回了一个“对”字给黄少天,一边从另一边抱住了叶修,叶修一瞬间觉得有点不妙,他又不敢乱动,真伤到他俩怎么办啊。


“老师。”喻文州在他耳边低低的叫了一句,叶修感觉脸上一阵发烧,不知道为啥他们毕业了之后再这么叫他他就有种羞耻play感,另一边黄少天干脆利落的啃上了他的脖子。


这个情况……果然还是不太妙啊……


等等……


“卧槽?!说好的吃饭呢?!”


End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