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悠游

=七九。微博@七九-六十三。墙头众多。写文的画画的刻章的。什么都渣。高三汪回归☆

看到自己的文有点迷一般的羞耻(:3▓▒

阿斯巴苦:

直接在原文基础上改的 也不重做了 推荐感谢)

璟舟:

用了两个小时重新做的群宣【熊猫捂眼jpg.】
审核组都是小天使很容易过的

阿斯巴苦:

这是一个正经的群宣x

P2-P5 来自群画手作品[顺序从左到右]

P2 阿斯/季知/钱钱

P3 陌晓/登登/叶凉

P4 叶凉/钱钱/季知

P5 璟舟/季知/框框



以下内容来自群文手作品片段节选:


他推开椅子站起来,之前左手感受到的那种异样感又在他肩膀上来了一下,生存值直接掉了百分之五。他连忙向一侧闪开,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影响他,但似乎他只要离开房间里的某个……某些区域,生存值的流失就会减缓下来。

 

他试着朝某一个方向退开,半途中又一脚踩中一块“禁区”,连忙换了个方向。又走出两步,他感觉有点不对,之前那房间只是个类似于咨询室或者诊疗室的小单间,正中央还有硕大的一张桌子,不应该有这么宽敞的空间让他闪转腾挪。

 

这时他的眼睛正在逐渐适应黑暗的环境,与此同时,房间里出现了几星黯淡的光源。他所处的已经不是那间诊疗室,而是一所装潢颇有复古气息的宅邸的书房。那张桌子和两边的椅子变成了精美的红木制品,桌上立着点燃的烛台和墨水瓶、羽毛笔等物,房间四周都有书架,房顶有吊灯,屋里还零散地有些方凳圆凳,大约是取高处的书时作垫脚之用。桌上、地上、凳子上,四处摆着一摞摞的书本。

 

四周的亮度稳步提高,直到超过了蜡烛照明能达到的范畴。封不觉仔细看了看那吊灯,发现上面的蜡烛全是仿真制品,真正的光源是藏在里面的类似LED的灯泡。再仔细看看,桌子上还有一台挺薄的电脑……

                                                                                                              ——JD@暮火暗岩

 

那只手很漂亮——原先是很漂亮的,常年不接受阳光照射的皮肤显得苍白,青筋在薄薄的遮盖下若隐若现,骨节不算凸出,却显得整只手的线条流畅而有力——在拇指上出现了一个从前从未见过的指环,可以看出是秘银制成的,却不知为何沾有褐红色的斑痕,带上了淡淡的腥气,“κλειδαριά”的字样是由黑曜石镶制的。

本来应该是华贵的外表,但这几个要素组合在一起却只有诡异的感觉。

那只手的手腕向下泛起闪闪鳞光,成六边形的鳞片被涂抹上了淡淡的紫色——被鳞片覆盖住的皮肤好像也变得不正常了起来,不是手部的苍白,而是看上去只要有细小伤口就会涌出血来的色彩。

是鲛人的特征,而指环也是鲛人一族应有的象征之物。

但是封不觉并不是鲛人。

“κλειδαριά……”那种晦涩的音节从嘴里吐出,那块单镜片上白光闪过,伍迪嘴角的笑容却愈发显得不怀好意起来,“……你招惹到了不妙的东西呢,这玩意儿应该是取不下来的吧。”

“呵呵…你以为呢。”封不觉把深紫色长袍再次盖上了手臂,扯起了嘴角,不知道为什么冷笑了两声。

                                                                                                            ——姜葑@姜葑先森

              

封不觉租的房子离学校不远,离王叹之家也不远。慢慢走的话两个人能一起走半个小时,穿过两个十字路口,在第三个路口分开。

王叹之非常喜欢每天这半个小时。自从上了高中之后,封不觉忙于征服学校的地下势力,在学生会发展内线,一步步登上校霸之位,两个人像小学和初中那样连体婴一样粘在一起的时间是直线减少,所以他非常珍惜放学路上这半个小时。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二人世界,但他这会总有一种“觉哥这会儿只属于我”的感觉。

这大概不只是alpha的独占欲作祟。不知从何时开始,他的内心滋生出一股焦躁感,难以捉摸难以控制,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明显。他的心底时常充斥着焦渴、顾虑、欣喜、不安,如同一种甜蜜的折磨。

这种感觉令他变得患得患失、迷惘失措,但同时他心知肚明这是因为什么。

他喜欢封不觉。

                                                                                                   ——黄绿@一岁一枯荣


此刻是黎明即将降临前,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低矮灰暗且历经过长年风吹日晒的房屋,再不复当年刚修建好时的光鲜美好。被白漆粉刷了一半的墙面,坑坑洼洼的,布满划痕,如同耄耋之年的老人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纹。密集的雨点呈自由落体运动,穿越雾蒙蒙的空气坠落在地上,逐渐汇集成连绵不短的水洼。狭窄逼仄的暗巷里,似有人行色匆匆的经过,带出一瞬手电筒打出的明亮白光。某化妆品的宣传广告牌上被人恶劣的绘上了糟糕幼稚的涂鸦,单一的朱红色油漆,勾勒出一个扭曲的圆,上面纷杂的线条似要表现出人的五官,糊成一团的笔画使整幅图看上去像是一张拙劣又失败的抽象画。

朦胧的一片阴影中,隐隐有一个身形披着漆黑的夜色,穿越重重雨幕而来。渐近的脚步声一直延续到一家上书“BOOKS”字样的书店前,伴着起步带起的水渍,一只湿漉漉的雨鞋踏进了书店的大门。

来者关好门,然后熟门熟路的摸索着打开灯。

书店里一如既往的杂乱,地上堆着书本,桌上堆着书本,书架上堆着书本,总之各类书籍堆积成山,毫无任何秩序和规律可言。老板桌后坐着一个穿着皱巴巴的黑色西服的男人,他半躺在老板椅上,脸上还搭了本纯黑色封面的书。

                                                                                                            ——阿斯@阿斯巴苦

 

  三个白天过去,封不觉还有些打算没说完,还有些日子没讲过,王叹之也有些过往没说出来,有些计划也没拿出来两个人讨论一番。两个夜晚过去,封不觉离王叹之最近的时候,也只是靠在他胸口说女学生好骗姨太太难缠,王叹之给他仔细按好被角。

  第三个晚上王叹之端着晚饭走进房间,被子依旧乱七八糟没叠好,却没有封不觉坐在桌旁对他张扬恣意的笑。

  “走了,说是去了上海。”军爷说起这句话的时候轻飘飘,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之前的笑容都褪掉了。

  晚饭打翻在地,佣人还没来得及收拾,王叹之就跑了出去。只是跑的不如黄包车的车夫快,跑的不如声音巨大吃煤吐烟的火车快,跑的不如封不觉走得快。

                                                                                                               ——花花@花以儒


巧克力味里面的奶油味几乎闻不见了,王叹之也不知道自己抽了什么风几乎是本能的大长腿一迈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封不觉面前,然后抱住他,把头埋在他肩上。

“?”封不觉的脖子被王叹之的头发蹭的有点痒,然后他就感觉脖子上传来的刺痛,“嘶,小叹你,真的属狗吗,我围巾刚摘下来没多久呢。”

王叹之没回答他,过了一会封不觉拍拍他的背,“这还在学校呢,虽然这时候没什么人,你要有事想说我们去我家?”

然后王叹之略略抬起头,在他耳边说话,呼出的热气拂过他的耳廓。

“觉哥我喜欢你,做我的Omega吧。”

                                                                                                            ——七九@一叶悠游

 

王叹之看着封不觉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他同时也在看着他,封不觉的皮肤由于常年死宅在家非常白皙,面部线条有些阴柔,眼睛里总有他看不懂的智慧和谋划,平常他很佩服这点,现在却只想让他好看的眼睛染上情欲的色彩,他既为自己昨晚的行为感到愧疚,又想得寸进尺得到更多。

 

他所喜欢的封不觉像是雪莱笔下的西风,拱卫着最深沉的黑暗的祭奠,又带来最急迫的光明和徐徐的温柔,如果他成为他的爱人,就算他不能懂西风的多变,也总会懂他所坚持的,而这恰恰是无人能及的。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却比说什么都能领会对方更多。

                                                                                                               ——瞒@瞒之蔚蓝





♢入群须知:

♟本群实行推荐制和审核制  

♟三天两觉作品腐向相关   

♟画手文手交流向群,向产粮的目标前进 

♟资源共享,未经作者允许勿作商用  

♟本群谢绝伸手党

♢WSS审核组:
衰兰送客咸阳道(黄绿):404060762
方向:3200641504

♢审核标准:
无具体标准,审核组视具体情况决定(cos、刻章等也可)

欢迎你的加入!

评论

热度(139)